来源:投资时报

  华宸信托2019年集合类和财产管理类新增项目个数为0,单一类信托项目增加了三个。另外,公司自营资产不良资产率从去年初的32.67%升至年末的39.26%

整改中的华宸信托:连续两年亏损 自营不良资产率升至39%

  《投资时报》研究员 赵新平

  一起员工诈骗案让华宸信托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华宸信托)“伤筋动骨”,虽已过去数年,但其至今仍在整改转型的过程中。

  日前,内蒙古自治区党委第七轮巡视情况公告中提到了华宸信托现状。从内蒙古纪委监委披露的内容可以看到,此次巡查整改中披露的华宸信托相关问题主要涉及公司治理、风险防控、内控治理以及违规投资等问题。

  具体内容为:公司治理不到位,做强做大主责主业有差距;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措施不力,尽职调查、风险评估控制不严,违反审慎经营问题突出;对意识形态工作重视不够,网络安全、网络管理有漏洞;推进全面从严治党战略部署不够深入,政治担当意识不强,追责问责失之于宽、失之于软;依规依法经营意识不强,内控制度不健全、违规投资问题时有发生;双重组织生活落实不到位,支部学习重形式、轻实效,党费收缴、使用、管理不规范。

  展开剩余84%

  另外信息显示巡视组还收到反映一些领导干部的问题线索,已按规定转有关方面处理。

  今年一季度,华宸信托的一次高管任职还被监管否决。银保监会网站显示,内蒙古银保监局在对华宸信托提交的《关于对赵澍堂任职资格进行审查的请示》回复称,赵澍堂在其他公司担任董事长,存在明显分散其在华宸信托履职时间和精力的情形,决定不予核准赵澍堂华宸信托副总经理任职资格。

  整改中的华宸信托2019年仅做了几个通道类业务,主动管理类产品没有新增,净利润已经连续两年亏损,与行业头部公司差距越来越大。该公司何时能够完成整改转型并恢复业务,仍有待观察。

  去年主动管理类业务停摆

  一起严重风险事件对金融机构会造成多大影响,从华宸信托身上就可见一斑。2014年该公司爆发的员工诈骗案对公司业绩之后几年的业绩形成拖累,公司净利润常年排名靠后,2018、2019年还处于亏损状态,集合类信托在2019年更是一只未发,几近停摆。

  年报显示,2019年华宸信托期初未分配利润-4449.23万元,期末全年净利润亏损6053.8万元,由于发生亏损,未提取法定盈余公积、信托赔偿准备以及一般风险准备,2019年期末未分配利润-1.05亿元。

  该公司去年营业收入也有些“寒酸”,仅为419.79万元,2018年尚且还有5197.06万元,不过当年华宸信托亏损额较大,达1.19亿元。

  据《投资时报》研究员统计,2019年,68家信托公司有5家公司亏损,分别是华宸信托、华信信托、华融信托、雪松信托和安信信托,华宸信托排在倒数第五名,而净利润在1亿以内(包含前述亏损公司)共有8家公司。信托公司业绩分化明显,头部公司净利润在30亿以上。

  华宸信托2019年营业收入低于2018年,但亏损收窄的原因主要是营业成本减少。2018年该公司营业总成本达2.11亿元,2019年缩减至8121.5万元。具体来看,除了业务及管理费外略增、其他业务成本未变之外,其他各项费用支出都有缩减,其中减少最多的是资产减值损失,2018年其资产减值损失为1.8亿元,2019年缩减至4735.42万元。

  而资产减值损失的减少一定程度与新增信托项目少有关。2019年华宸信托的信托资产总计为21.38亿元,2018年为21.99亿元,相差不多。

  根据信托网统计,截至2019年末,信托资产规模行业均值为3231.59亿元,可以看出华宸信托相去甚远。

  从信托资产类型来看,华宸信托主要产品是单一类信托资产,2019年末,其集合类信托资产为5.93亿元,单一类信托资产为15.45亿元,财产权2019年末降为零。

  《投资时报》研究员发现,华宸信托集合类信托几乎停摆,目前的集合类信托资产为存续的资产,2019年没有新增。

  根据华宸信托年报,其2019年集合类和财产管理类新增项目个数为0,单一类信托项目增加了三个,即当年无主动管理型信托项目。

  所谓单一资金信托,是相对于集合资金信托的信托产品,是指单一委托人向受托人交付其合法可支配的资金,由受托人根据约定的方式管理、运用和处分信托财产的信托。

  相比于集合资金信托,除了外观区别体现为委托人的人数数量差别之外,其核心的差别在于委托人的地位,在单一资金信托中,委托人往往是作为资金运用和投资方向的主导方,且资金用途也较为单一,信托公司能够发挥自主管理的作用较低,对于项目的管控权较弱。此外,相较于集合资金信托,单一资金信托通常以机构客户主导。另外,区别于集合资金信托,单一资金信托的定价空间较大,收益率的波动较大由于委托人的数量的单一,所以相应的资金原则上来源比较单一。同时,在单一资金信托中,受托人获得的佣金也较集合资金信托更少。另外,单一资金信托的信息无须公开,综合而言是通道业务的典型。

  值得注意的是,华宸信托自营业务方面也不乐观,2019年末该公司自营资产不良资产率上升,从年初的32.67%升至39.26%。

  其自营长期股权投资企业主要为华宸未来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华宸未来基金),而华宸未来基金的经营状况并不乐观,其旗下管理基金屈指可数,2019年华宸信托在华宸未来基金的投资收益为-1102.8万元。

  自营贷款方面,根据华宸信托2019年报,其前五名的自营贷款只有一家,而且还已经形成坏账,年报显示华宸信托2014年向内蒙古万丰物资有限责任公司发放5000万元贷款,已到期,截至2019年末仍未能收回本息。

  信托项目不多,集合类信托停摆情况下,华宸信托诉讼事项仍不少。公司以前年度重大未决诉讼事项7起(含仲裁案件),其中作为原告6起,被告1起,作为原告的案件均已胜诉。2019年,公司新增1起诉讼,为信托纠纷案件,案件标的1.5亿元,目前正处于诉讼阶段。

  华宸信托净利润情况(单位:亿元)

整改中的华宸信托:连续两年亏损 自营不良资产率升至39%

  数据来源:华宸信托年报

  2019年华宸信托自营资产经营状况

整改中的华宸信托:连续两年亏损 自营不良资产率升至39%

  数据来源:华宸信托年报

  注册资本低于监管标准

  持续不振的经营状况,很难让股东看好其前景,以致于华宸信托出现了注册资本低于监管标准的情况。

  年报介绍显示,华宸信托的前身内蒙古自治区信托投资公司,1988年4月成立,注册地为呼和浩特市,2002年4月完成股份制改造并重新登记,2005年增资扩股后注册资本5.72亿元,其后多年未增资扩股,2017年注册资本再次提升至8亿元。值得注意的是,在其年报中的表述是:“公司通过未分配利润转增的方式将注册资本提升至8亿元人民币。”也就是说并非获得股东增资。

  据悉,2016年8月份北方稀土(600111.SH)曾公告称拟接受华宸信托投资入股邀请,对其增资入股,出资不超过1亿元,但之后就没了下文,北方稀土最终也没有成为华宸信托的股东。

  2018年,华宸信托第一大股东发生变动,原第一大股东包钢集团彻底退出,原第三大股东内蒙古交投集团接手包钢集团手中的36.5%的股权,升级为第一大股东。需要说明的是北方稀土同时也是包钢集团旗下平台公司之一。

  华宸信托的第二大股东中国大唐集团资本控股有限公司(下称大唐资本)也曾想全身而退。在华宸信托增资的当年,大唐资本不但没有参与增资,反而于2017年7月在北京产权交易所公开挂牌转让持有的华宸信托所有股份,转让底价为6.327亿元。

  不过至今大唐资本仍然在华宸信托的股东之列,外界并不确定是因为无人接盘还是大唐资本又改变了想法。

  根据2015年出台的《信托公司条例》(征求意见稿),其中对信托公司注册资本的要求提高到了10亿元,因此在2015年后,不少信托公司掀起过一轮增资潮以使得注册资本满足要求。目前净资本在10亿元以下的仅有两家公司,为华宸信托和长城新盛信托。

扫二维码 3分钟在线开户 佣金低福利多 整改中的华宸信托:连续两年亏损 自营不良资产率升至39%

责任编辑:唐婧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