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来,央行定期召开的例行工作电视会都被市场视作货币政策和金融监管的风向标。8月3日,央行召开2020年下半年工作电视会议,其中,货币政策、风险攻坚、金融开放、中小行资本补充等被重点提及。

  具体来看,央行下半年重点工作部署围绕五大主要任务展开:货币政策要更加灵活适度、精准导向,切实抓好已出台稳企业保就业各项政策落实见效;守住底线,继续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三年攻坚战;坚定不移推动金融业稳妥有序开放;不断深化金融领域体制机制改革;继续做好金融管理和金融服务工作。

  对于市场关注的货币政策方向,央行明确了更加灵活适度、精准导向的基调。这意味着,在未来一段时间,央行会更多使用直达性货币政策工具,引导合理充裕的流动性更好地进入实体经济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

  货币政策要更加灵活适度、精准导向

  对于货币政策强调“更加灵活适度、精准导向”的表述,市场分析人士普遍认为,这意味着货币政策正逐渐回归常态。

  央行会议指出,综合运用多种货币政策工具,引导广义货币供应量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明显高于去年,同时注意把握好节奏,优化结构,促进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制造业中长期贷款大幅增长。

  7月30日召开的政治局会议强调货币政策要更加灵活适度、精准导向。要保持货币供应量和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推动综合融资成本明显下降。

  东方金诚首席宏观分析师王青认为,“货币政策要更加灵活适度、精准导向”,意味着下半年M2、社融增速会较为温和,将分别处于12%和14%以内的“合理增长”区间,从而显著低于2009年和2015年的两个货币扩张周期;“精准导向”表明下半年信贷、社融将主要流向以制造业、小微企业为代表的实体经济部门,城投、房地产融资会受到一定控制,这也是“实现稳增长和防风险长期均衡”的内在要求。

  央行会议强调,重点落实好1万亿元再贷款再贴现政策和两项直达工具,应延尽延,尽可能多地将受疫情冲击的小微企业纳入支持范围。同时,坚持市场化原则,尊重商业银行自主经营权,支持政策不附加硬性要求,消除小微企业顾虑和担忧。抓好阶段性督查和评估验收,推动企业融资成本明显下降,切实推动金融系统向企业让利。

  从上半年来看,央行及时创新货币政策工具,扩总量、保供应、促增长,降利率、调结构、保主体,千方百计缓解企业融资难融资贵,成效显著。6月末,广义货币M2与社会融资规模同比分别增长11.1%和12.8%,明显高于去年同期;上半年新增人民币贷款12.1万亿元,同比多增2.4万亿元。

  上半年央行累计3次降低准备金率,分阶段、有梯度地提供3000亿元、5000亿元、1万亿元再贷款再贴现,扩大大型银行和政策性银行信贷投放,保持了金融市场流动性合理充裕。而自5月以来,随着货币政策预调微调、逐步向常态化回归,公开市场逆回购操作成为央行调节短期流动性的主要工具。下半年降准降息是否还有可能?

  王青认为,下半年货币政策转向可能性基本可以排除,这体现在政治局会议强调“

  王青预计,下一步监管层会重点挖掘“直达工具”等结构性货币政策潜力,其中围绕央行再贷款,还可能推出新的政策工具,精准引导信贷资金流向,进一步降低“大水漫灌”的必要性。

  兴业研究报告分析,展望后续,随着货币政策逐步向常态化回归,前期延后的国债、地方债陆续发行,逆回购操作或回归往年季节性常态。

  加大中小行发行资本补充债券支持力度

  中小银行在支持地方经济发展,服务“三农”、民营和小微企业方面发挥着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但受资本短缺、管理薄弱和风险处置渠道狭窄等多种因素影响,部分机构积累了一些风险和问题,中小银行资本补充迫在眉睫。

  央行会议提出,不断深化金融领域体制机制改革。认真履行金融委办公室职责,推动已出台金融改革各项措施落地落实。支持地方政府以化解区域性金融风险为目标,量力而行,深化农村金融机构市场化改革。在推动改革中,要保持县域农村金融机构法人地位总体稳定,保持我国金融组织体系的完整性。推动中小银行资本补充,重点加大中小银行发行资本补充债券支持力度。深化开发性政策性金融机构改革。继续牵头推动金融业重点立法,深化“放管服”改革。

  此前,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允许地方政府专项债合理支持中小银行补充资本金。总限额为2000亿元,支持18个地区的中小银行,允许省级政府按照规定发行专项债券用于认购中小银行的可转换债的合格资本工具。

  与此同时,银行业也面临着不良贷款持续攀升的压力。截至6月末,银行业不良贷款余额3.6万亿元,比年初增加4004亿元,不良贷款率2.10%,比年初上升0.08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178.1%,比年初下降4个百分点。

  中小银行的资本补充压力也对信贷投放形成制约。从今年银行业资本水平看,截至2020年一季度末,城商行资本净额和核心一级资本净额分别为3.4万亿元、2.5万亿元,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2.65%、9.35%,比商业银行平均水平低1.9个、1.3个百分点;而从农村商业银行来看,虽然农村中小银行的主要监管指标总体良好,资本充足率在13%左右,但个别地区、个别机构也确实面临资本补充的缺口。

  面对种种困境,近年来央行和监管部门也在积极出台政策加大中小银行资本补充力度。比如,近期银保监会、人民银行等相关部门正在积极研究,支持鼓励中小银行用足一些市场化手段和工具补充资本,同时鼓励银行更多地夯实资本,通过提高拨备、留存盈余来增加内源性的资本积累。

  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为了推进中小银行深化改革和补充资本工作,《中小银行深化改革和补充资本工作方案》拟于近期正式出台,就中小银行结合当前形势深化改革和补充资本作出安排。

  内容包括重点推动中小银行持续深化改革,建立依法透明高效、真正相互制衡、适合中小银行特点的公司治理机制。督促中小银行坚守初始定位,强化股权管理,解决好中小银行在业务定位、公司治理、风险管理等方面的突出问题,逐步建立符合高质量发展要求的体制机制。进一步推动中小银行持续深化改革,压实地方责任,督促中小银行坚守初始定/p>

责任编辑:唐婧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