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央行年会召开在即 各央行应如何交出满意的答卷?
热点栏目 自选股 数据中心 行情中心 资金流向 模拟交易

客户端

  多年来掌控全球经济的各国央行,要拯救经济仍面临两大难题,该怎么破题?

  杰克逊霍尔全球央行年会将于8月27日至28日以线上会议的方式举行,届时全球央行行长会就各国经济政策发表讲话。

  诚然美联储和其他央行都为抗击疫情付出了前所未有的努力,向全球经济注入了数万亿美元的流动性,但这场疫情也向这些货币政策专家们暴露了一个残酷的现实:数十年一直掌控着全球经济命脉的央行如今有点力不从心了

  美国国会新一轮刺激计划谈判如今依然停滞不前,对经济复苏构成威胁,这表明他们急切需要财政政策的辅助。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去年的杰克逊霍尔大会上就谈及全球央行所面临的陷阱:全球增长缓慢、低通胀和低利率的新常态。

全球央行年会召开在即 各央行应如何交出满意的答卷?

  因此他在一年半前就主导针对美联储的政策审查,并计划在周四的会议上发表关于这方面进展的最新报告。

  除了鲍威尔,在杰克逊霍尔会议上发言的还有英国央行行长安德鲁·贝利和欧洲央行首席经济学家菲利普·莱恩。经济学家和投资者基本上预计,这两大央行将在年底前宣布出台更多的货币刺激措施,比如增加债券购买规模

  市场人士预计,美联储框架评估预计将在9月完成,这可能会促使政府对通胀采取更为宽松的看法。实际上,美联储很有可能表示,在通胀多年低于2%的目标之后,允许通胀率暂时温和上升高于2%的水平

  自从美联储在2012年引入这一目标以来,其首选通胀指标一直低于预期,平均仅为1.4%。

全球央行年会召开在即 各央行应如何交出满意的答卷?

  修改通胀目标,对美联储来说是一个棘手的问题。

  一方面美联储已经没有调整利率空间,其政策十分被动。经济增长缓慢,利率仍处于历史低位,已经大大削弱美联储抵御经济衰退的能力,甚至有可能使衰退加深或延长衰退时间。

  疫情爆发时,美联储基准利率目标区间下限仅为1.5%。在3月仅两次降息就将该利率降至零,但这远远不足以应对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经济下滑。美联储随后被迫大规模购买债券,以稳定市场并压低实际借贷成本,但目前还不清楚这些措施的效果如何。

  还有一个问题是美联储在通胀目标上做出细微改变,尚不知道是否能释放出足够的政策空间有效应对未来的紧缩。

  前美联储官员戴维•威尔科克斯对此表示怀疑。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级研究员则表示,这种改变是“杯水车薪”,并称央行“仍将被其降息能力所限制”。

  经过这次疫情,家庭储蓄可能会增加,便于日后对应相似的危机。这反过来又会给利率带来下行压力,使美联储在经济衰退时削减利率的空间更小。

  此外,人口结构也不利于美联储为自己争取更多政策空间——因为老龄人口会为退休储蓄更多资金,抑制物价水平回升,而增长缓慢的劳动力又阻碍了经济增长。野村首席美国分析师Lewis Alexander对此表示:

“压低利率的因素是长期存在的,我对这种情况能否逆转并不特别乐观。”

  考虑上述情况一个老问题再次被提及美国变成下一个日本吗

  前美联储官员认为,可能性很高。

  日本央行将短期利率维持在零附近或零以下已长达11年然而,日本经济依然疲软,极易陷入衰退,而过低的通胀率也有转变为周期性通缩的危险。

  为了避免走上日本的老路,美联储需要政府和国会提供支持,美国财政政策制定者可能需要采取更多措施来应对经济下滑。

  在疫情初期,民主党、共和党议员以及总统特朗普达成一致,向陷入困境的企业和家庭提供3万亿美元的支持。然而,有关进一步刺激方案的讨论已经停滞。经济学家普遍认为,进一步刺激方案对经济至关重要。

  特朗普已经采取行动,每周额外增加300美元的失业救济金,但这种做法只是权宜之计,而且预计剩余资金将在几周内用完。

  本周杰克逊霍尔会议的主题虽然叫“展望未来十年:对货币政策的影响”,对于各国央行来说,他们当先更需要关注的,可能政府刺激政策会发生什么变化。威尔科克斯表示:

“如果在经济陷入困境时,财政政策没有发挥更大作用的话,10年后再来回顾现在,我们可能会发现,美国已经陷入与日本相似的困境。”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责任编辑:郭建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