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上海证券报  

  曾经被认为是最合适的接盘者,却因百亿股权交割反目成仇,双方各执一词,互斥违约,最终对峙公堂,搞得双方均有资产被冻结——这是发生在徽商银行和杉杉集团之间的故事。

  如今,这个故事的“第三者”存款保险基金管理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存保基金),正式“上位”。

  突然杀出个存保基金

  8月20日,徽商银行(3698.HK)发布非公开发行内资股及签署股份认购协议公告。公告显示,该行董事会于8月20日通过决议,拟向存保基金及安徽交通控股集团分别发行不超过15.59亿股内资股及1.76亿股内资股,共近99亿元。徽商银行拟将所得款项净额全部用于补充该行核心一级资本。

  公告显示,每股认购价为5.703元,略低于该行2019年末5.86元每股净资产;比该行H股近期2.57港元/股的交易价格有较大幅度的溢价。

  此次徽商银行定增结束后,该行的单一第一大股东将变更为存保基金,持股11.22%;上海宋庆龄基金会与其关联公司持股比例稀释为10.59%;同时,安徽省能源集团有限公司持股比例将变为9.7%、安徽交通控股集团持股比例变为5%。

  安徽省能源集团和安徽交通控股集团,均为安徽省国资委100%控股子公司,就是说,安徽国资仍持有徽商银行14.7%股份。

  存保基金是央行旗下全资子公司,是存款保险制度的执行者,旨在保障存款人利益,去年5月成立。

  股权之争大戏

  徽商银行是一家资产万亿级的城商行。该行成立于1997年,是全国首家由城市商业银行、城市信用社联合重组成立的区域性股份制商业银行,总部设在安徽合肥。2013年,该行在港交所主板上市。

  截至2019年6月末,该行第一大股东为上海中静(实业)集团(下称中静集团),持有内资股和H股股份19.77亿股,合并持股比例为16.26%。

  最近几年,中静集团与徽商银行关系持续紧张,据称原因与“回A”以及两次定增有关。此后,双方矛盾逐渐公开化,特别是徽商银行2016年提交发行优先股发行预案,被中静集团要求中止。此前中静集团所提的分红预案也曾在董事会被否。这些问题,也影响了该行“回A”进程。

  去年8月,中静集团发布公告称要退出徽商银行,将所有持股转让给杉杉控股及其一致行动人,价格为每股6.98元,交易金额达121亿元。

  杉杉集团有较多投资银行的经验,被市场认为是接盘徽商银行股权合适人选。外界也都以为徽商银行内部分歧就此了结,回A进程有望加快。

  没想到的是,不到一年时间,这桩高达百亿的股权交易戛然而止,双方各执一词,互斥对方违约,并在今年7月闹上法院,结果双方目前均有股权被冻结。

  今年6月30日,徽商银行董事会通过上述定增方案的决议。有些意外的是,该行引入央行背景的存保基金股东。

  从资本充足率指标来看,徽商银行有一定的资本补充压力。截至2020年3月末,该行资本充足率为13.22%,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9.03%,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0.96%。比较来看,低于商业银行行业整体水平。

  2019年,徽商银行已经启动A股上市。该行董事长吴学民去年表示,争取尽快将资料上报给证监会。据2019年股东大会,该行计划于2021年上半年向证监会提交上市申请。

责任编辑:马婕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