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护上限大幅下调尘埃落定,对商业银行信贷有何影响?

  原创 陈涛 

  来源:看懂经济 

保护上限大幅下调尘埃落定 对商业银行信贷有何影响?

  作者 | 陈涛

  监管机构人士,看懂经济专栏作家

  8月20日,最高人民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议,发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修改<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的决定》,其中最为核心的内容便是,明确民间借贷利率司法保护上限为签订合同期一年期LPR的4倍,近一个月来讨论纷纷的“大幅降低民间借贷司法保护上限”(以下简称“下调上限”)尘埃落定。

  司法保护上限从原先的24%、36%两档直接降至一年期LPR4倍(当前为15.4%),而且是超出LPR4倍的利息以及其他费用人民法院一律不予支持。这一《决定》必然对目前民间借贷市场造成巨大影响,一些定价在原先司法保护上限左右摇摆的机构必须调整经营策略,不排除部分机构遭受灭顶之灾。

  7月以来,笔者与一些银行业金融机构同行就下调司法保护上限的的影响进行了几次讨论,不少机构认为,虽然商业银行贷款定价也在事实上遵守了民间借贷利率保护上限,但由于正规机构本身定价远低于保护上限,个别利率较高的产品在全部信贷投放中占比极低,即使大幅下调,对机构影响也不大。

  但通过对金融机构部分信贷产品,特别是信用卡贷款定价的研究,笔者认为,在司法保护上限大幅降低的情况下,如商业银行信贷产品定价也遵循“不高于民间借贷利率司法保护上限”的逻辑,信用卡贷款可能是商业银行受影响最大的一个领域。极端情况下,预计影响银行业机构收入1000亿元,银行业机构应充分评估并认识下调上限的影响,并做好预案,稳妥应对。

  银行业机构现有贷款定价普遍远低于保护上限

  最高法新闻发布会以开明宗义提出,民间借贷“是除以贷款业务为业的金融机构以外的其他民事主体之间订立的,以资金的出借及本金、利息返还为主要权利义务内容的民事法律行为。”

  这就将银行业机构的贷款业务排除在外。

  规则虽如此,但事实上,金融机构贷款定价也是以司法保护上限为“红线”,银行信贷综合融资成本极少有高于保护上限的情况。之所以形成这种状况,主要基于正规金融“更要规范经营,更要讲求社会责任,不能比民间借贷利率还高”的底层运行逻辑。在这一逻辑下,商业银行贷款利率的确远低于保护上限。2020年2季度,金融机构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仅为5.06%,一般贷款(主要是企业贷款)加权平均利率5.26%。

  这是总体利率情况,分不同贷款品种看,金融机构正常类贷款年化利率总体呈现“线上信用贷款(10%以上)>个人消费贷款(不含房贷,8%左右)>个人经营性贷款(7%左右)>对公中长期贷款(6%左右)>对公短期贷款(5%左右)”的趋势。定价比较高的是信用卡取现、分期以及银承垫款罚息、逾期贷款罚息等品种,如信用卡取现、银承垫款均按照每日万分之五计收利息(罚息),折合年化利率18%以上,逾期贷款罚息一般为原合同利率上浮50%-100%,大致在12%至20%。

  这也是不少机构认为下调保护上限对自身经营影响较小的主要原因。

  信用卡业务可能成为银行的“阿克琉斯之踵”

  信用卡业务是商业银行近年来大力发展的业务品种,特别是各类信用卡分期业务,由于使用灵活、风险可控、盈亏丰厚,成为许多银行重要的收入来源。招商银行2019年信用卡业务总收入799.8亿元,占其利息和非利息及佣金收入的21.5%;浦发银行2019年信用卡业务总收入530.9亿元,占其利息和非利息及佣金收入的15.9%;同时信用卡收益显著高于其他业务,上述两家机构2019年信用卡业务综合收益率高达10%以上,分别较同期对公信贷和普通个人贷款收益率高约6个和4个百分点。

  截至2019年末,我国全部金融机构信用卡应偿信贷余额为7.59万亿元,同比增长10.73%,占金融机构人民币贷款余额的4.96%,按上述两家机构平均10%的收益计算,信用卡业务为银行业机构贡献的收入达到7000亿元左右。

  表:招商、浦发银行2019年部分贷款数据

保护上限大幅下调尘埃落定 对商业银行信贷有何影响?

  数据来源:根据招商银行、浦发银行2019年年报整理。信用卡综合收益率计算中扣除了约10%的佣金等收入(根据银联数据,信用卡收入中,约10%为商户佣金,不应作为信用卡贷款衍生的收入)。

  不太被公众所知的是,由于信用卡贷款定价特别是分期定价与普通贷款定价方式不同,机构对外公布的信用卡定价(或者说公众认知的利率)与按照信用卡贷款实际使用期限计算的实际利率差异较大。

  信用卡分期普遍采用等额本息还款方式,虽然每个月还款金额不变,但本金是逐月减少的,其实际利率显著高于大众理解的数值。以信用卡账单10000元,每月分期手续费0.6%,分12期为例,直接计算的信用卡年化利率为7.2%(0.6%*12);但实际上,在借款人还款过程中,按照每个月893元(本金833元,利息60元)还款,借款人贷款余额不断减少,但支付的利息没有变化,在最后一期还款中,借款人实际为使用期限为一个月的833元的本金支付了60元的利息,最后一个月利率折合年化高达86.4%(60/883*12),如按照贷款本金实际使用期限计算,借款人的实际承受年化利率高达13.3%。按照信用卡贷款实际使用期限计算的贷款利率约为直接计算利率的近两倍。

  表:信用卡分期利率折算

保护上限大幅下调尘埃落定 对商业银行信贷有何影响?

  注:实际年化利率按照贷款本金实际使用的期限计算。

  在司法保护上限下降至15.4%(当前一年期LPR4倍)的情况下,如商业银行仍遵守“更要规范经营,更要讲求社会责任,不能比民间借贷利率还高”的运行逻辑,信用卡分期按月分期手续费高于0.7%以上的均需调整。

  信用卡分期业务可能成为司法保护上限下调过程中,银行信贷业务的“阿克琉斯之踵”。

  下调上限对银行信用卡业务影响的粗略估计

  商业银行不同手续费水平下的贷款余额分布情况无法从公开渠道获得,因而难以精确计算信用卡分期在当前情况下的影响,我们从侧面进行粗略估算。

  估算前提:

  1.商业银行信用卡分期业务定价遵循低于司法保护上限的潜在逻辑;

  2.且其实际最高利率距离司法保护上限还有一定空间(例如,24%的保护上限情况下,商业银行倾向于信用卡分期实际利率低于24%数个百分点);

  3.保护上限届时以实际年化利率执行,而非算数利率;

  4.在司法保护上限下降的情况下,银行主动下调分期费率,以规避可能的法律风险。

  在以上4个前提全部满足的情况下,采用两种方法估算。

  估算一:假定2019年末7.59万亿信用卡贷款中,有30%即约2万亿贷款实际利率超过15.4%,需要重新定价。重新定价需要修改贷款合同,一方面增加业务成本;另一方面假定这些贷款实际利率从高于15.4%下降至12%左右(确保距离司法保护上限有一定空间),即最终平均降低4个百分点,则影响机构收入约800亿元。

  估算二:在司法保护上限下调比例为35.8%(1-15.4/24)的情况下,假定重定价导致信用卡贷款收益率整体降低1-2个百分点,则影响机构收入700-1400亿元。

  我们取两种情形的中间数,司法保护上限降至15.4%,按2019年信用卡贷款数据计算,可能最终减少机构收入1000亿元,约占银行2019年利润(1.99万亿元)的5%。

  下调上限不简单,金融系统需稳妥应对

  需要强调的是,上述估算不作为任何投资操作或政策制定的依据。

  无论上述估算是否科学,按我们的逻辑,下调民间借贷利率司法保护上限潜在影响巨大,这不仅是对民间借贷的约束,对正规金融机构也形成事实上的约束。商业银行应充分估计并妥善应对下调保护上限对机构自身经营的影响,同时对于监管部门来讲,也应将其作为进一步规范银行业机构定价的契机,将其影响降至最低,同时,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是一项系统工程,调整司法保护上限是可能有效的手段,但还应综合施策。

  监管部门积极引导并规范银行业机构定价行为。引导金融机构理性认识下调上限的真实影响,督促尽快调整高利率金融产品定价,制定应急预案,加大真实利率水平公示力度,减少潜在法律风险。加大法律法规宣传,增强借贷双方的法律意识和契约精神,减少信息不对称。

  更加稳妥有序实保护上限调整。在社会融资(包括正规金融和民间融资)总量巨大,短期内一刀切式的下调保护上限可能对金融系统造成巨大影响,极端情况可能引发局部金融风险,应充分考虑和评估下调上限的潜在影响,建议充分设置调整期,实现平稳过渡,也可以做出明确的新老划断安排。

  多措并举降低综合融资成本。坚决打击信贷欺诈、“套路贷”等不合规放贷机构,提升违规成本;推动银行业机构增加正规金融供给,创新信贷产品,提供更优质金融服务;继续推进降低政策性、政府性机构的担保费用、公证费、评估费,降低借款人综合融资成本;强化金融科技赋能,增强放贷机构风控能力,降低信用风险。

扫二维码 3分钟开户 紧抓牛市回调良机! 保护上限大幅下调尘埃落定 对商业银行信贷有何影响?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责任编辑:陈鑫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