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看起来正处于另一场经济衰退之中,但是高管们几乎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在美联储介入的某些情况下,他们的财政状况比疫情前还要好。

  疫情期间,大多数公司的CEO都采取了所谓的“共同牺牲”措施,即通过减薪来“团结”员工,然而事实上他们执行的程度远远没有想象的那样大。

疫情中员工白白做出牺牲 美企高官薪酬却几无变化

  据《纽约时报》的一项新调查显示,在3000家上市公司中,这些减薪的幅度与CEO们的总薪酬相比相形见绌,因为他们的总薪酬通常由股票奖励和奖金构成。

  该调查指出,仅仅“只有一小部分”公司一开始就降低了高管的薪水。在执行减薪计划时,约有66%的CEO薪酬削减的幅度仅相当于其2019年总薪酬的10%或更少,这些公司包括华特迪士尼公司、达美航空公司、美国联合航空公司和万豪国际。

疫情中员工白白做出牺牲 美企高官薪酬却几无变化2019年和2020年各行业CEO薪酬比率

  美国联合航空公司(United Airlines)表示,其高管将“以身作则”进行减薪,因为该公司可能不得不在10月1日解雇3.6万名员工。

  该公司执行董事长奥斯卡·穆尼奥斯在3月10日至6月30日期间没有领取工资,共计减薪61万美元,但这一数字还不到他2019年获得的2220万美元总薪酬的3%。

  该航司的新任CEO今年将放弃约79万美元的薪酬,约占他去年薪酬总额的9%。美联航表示,到2020年发放奖金“极不可能”。

  达美航空CEO埃德·巴斯蒂安(Ed Bastian)减薪约71.4万美元,约占他2019年薪酬的5.35%。该公司还要求其飞行员接受减薪以保住他们的工作。

  迪士尼的罗伯特·艾格(Robert Iger)放弃了从3月底到今年年底的薪水。他将交出的225万美元,约为他2019年收入的3.3%。

  万豪国际也一直在裁员和暂时解雇员工,该公司CEO的降薪幅度却不到其2019年6600万美元总薪酬的2%。

  其他公司只是延迟支付工资而不是削减。以通用汽车为例,该公司将CEO玛丽•巴拉(Mary Barra) 30%的薪水延期支付。

  美国劳工联合会-产业合作组织的财务部长莉兹•舒勒(Liz Shuler)说:“这些减薪措施更多的是在做面子工程。今年减薪的下一个目标是下调奖金和股票期权奖励,但公司董事会是否会实施这类措施尚不清楚。”

  罗素指数(Russell index)调查的3000家公司中,有419家公司披露了减薪的细节,其中只有约10%的公司将高管实际薪酬的下调超过25%。

  据媒体报道,去年企业向高管支付的薪酬几乎是员工平均薪酬的264倍。因此,所谓的减薪是新冠疫情对美国中低阶层造成不成比例影响的另一个例子。(玄燚)

责任编辑:刘玄逸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