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信托数字化转型重在“硬软体系”相济——专访云南信托总裁舒广 来源:证券日报

  数字经济时代,金融科技正在深刻改变着金融业业态。银证保发力在前,信托紧跟其后。金融科技被视为推动行业数字化的有力武器。

  金融科技是信息技术与金融业务的深度融合。当前,半数以上的信托公司将信息科技建设作为战略规划中的重要内容。其中极具代表性的云南信托以“用科技让金融更简单”为公司使命,近年来对于信息科技建设投入达数千万元,致力于成为“卓越的科技金融服务平台”。

  与其他金融机构相比,信托布局金融科技有哪些潜力?应如何理解信托数字化转型?云南信托是如何布局金融科技的?带着这些问题,《证券日报》记者采访了云南信托总裁舒广。

  加强信息科技建设

  已成信托公司共识

  今年新冠肺炎疫情对于金融行业造成一定冲击,信托公司正常经营发展面临挑战,存续信托资产质量承压,新业务的营销也受到影响。

  不过,在舒广看来,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加速了信托转型、促进了行业数字化进程。

  “疫情虽然阶段性地影响了信托展业,但不会改变全行业回归本源、服务实体经济的转型方向。”舒广认为,疫情期间信托业加大了纾困民营企业、为实体经济输血的力度,助力企业复工复产。截至三季度末,全行业直接投入实体经济(不含房地产业)的信托资产余额13.14万亿元,占全部信托资产余额的62.97%,其中投向小微企业的信托资产余额2.41万亿元。

  舒广表示,今年以来,服务信托的整体规模增长,家族信托、慈善信托、股权投资、资产证券化等领域数据喜人,充分说明了行业发展并未受疫情严重影响。值得一提的是,面对疫情,信托数字化进程提速,增强了远程办公、网上签约、在线财富管理等服务。

  在信息科技建设中,信托公司存在营业网点少、流量优势弱、获客渠道窄且成本高、客户体验不强等劣势。近年来,加强信息科技建设已成为信托公司的共识,投入金额逐年增多。据中国信托业协会数据显示,2016年信托业投入信息化建设的金额约9亿元,2017年超过11亿元,去年该数据突破15亿元,平均每家公司投入1746.89万元,约60%的公司投入超过1000万元。

  舒广表示,68家信托公司中,目前有半数以上都把信息科技建设作为战略规划中的重要内容。但想要有所突破,需要把握长期规划与短期效益,整体布局与业务发展节奏,自主研发与外包管控,系统化、规范化、安全化与效率之间的平衡。

  “信托科技化会选择不同于其他金融机构的发展路径,重点不完全在于比拼投入的资金和人力绝对值,而是要看相应的投入能否匹配行业属性,能否承载自身当前发展阶段的个性化需求。”他进一步强调。

  信托数字化转型

  重在“硬软体系”相济

  科技赋能转型,一直是云南信托秉承的发展战略。

  据介绍,早在2018年,云南信托就提出了“用科技让金融更简单”的使命和“成为卓越的科技金融服务平台”的愿景。舒广表示,这些使命和愿景,某种程度上是云南信托“云战略”的体现,意味着公司迈入了科技赋能转型的新阶段。

  “最近几年,公司投入了数千万元资金,在软硬件方面推进信托智能化。”舒广对记者介绍说,在业务和客户服务层面,搭建了(普惠金融)普惠星辰IT风控系统、伽利略AI资产配置系统、财富管理在线服务系统、证券交易系统、供应链金融系统、股权管理系统等;在运营层面,推出了智能征信查询系统、智能合规(麒麟)系统、智能招聘系统、智能舆情分析系统、飞蛛系统、债券综合业务系统以及税务、人力绩效、反洗钱、资金申报、监管数据报送等一系列中后台科技应用。仅在今年,公司就有15项IT系统获得软件著作权登记。

  舒广表示,科技赋能的点点滴滴已经渗透、体现在数十个系统、近200个内外部科技项目之中,给公司注入了科技文化基因,历练了一支具有较强科技意识和科技服务能力的队伍,逾百人的专业科技服务团队中包含了约40位IT技术人员以及数十位紧密配合IT的业务人员。

  “除自主研发外,我们还与招行、蚂蚁集团开展了区块链合作,赋能ABS、供应链金融、汽车金融、消费金融等业务,部分项目已经顺利落地。事实上,以上任何一个细分领域都将直面百亿元、千亿元的潜在市场规模,可能直击千千万万家企业、长尾个体客群的痛点(融资难、融资贵、缺乏征信记录等问题)。利用科技来完善信托在这些领域的服务,符合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要求,能为全行业的转型和高质量发展持续增添活力。”舒广进一步表示。

  基于多年对金融科技的布局,舒广对于信托数字化转型有着非同一般的理解。

  “信托数字化转型不光是在技术层面‘上马’某一批以硬件体系为主的系统,还需要综合权衡观念共识、科技文化氛围、人才结构、资金限度、机制磨合乃至人员与系统的交互,对系统的熟悉度、迭代意识和创新能力,这些多为‘软件’体系。”舒广表示。

  舒广认为,一般来说,实际业务的发展需求首先成为反推中后台进行流程再造的外部压力,之后,组织内将逐渐产生内生自驱力,推动前中后台之间的良性互促关系,经反复实践、校准,加之时间沉淀,最终,一个个嵌入了科技基因的新型业务模式会“润物细无声”地重构。整个过程,需要对整体战略的规划布局、局部策略的优先选择、不同板块的节奏安排、组织架构和机制的搭配、成本投入与效能评估的权重把控等事项,做经常性的复盘思考。

  科技是消费金融

  发挥普惠功能的“关键武器”

  目前,金融科技在信托中的应用体现在促进信托业务拓展、优化信托公司管理两个方面。

  舒广对此有着深刻的认识:从横向看,金融科技可触及资金端和资产端的具体前台业务与服务,以及风控、运营等中后台几乎全链条环节;从纵向看,可覆盖消费金融、财富管理、家族信托、慈善信托、资产证券化、供应链金融、证券投资信托、股权投资等诸多垂直业务板块。

  具体到云南信托消费金融与财富管理业务上,金融科技已成不可或缺的要素。

  “科技是帮助信托公司真正发挥消费金融普惠功能的关键武器,我们希望科技能帮助金融与实体产业、民生服务深入融合。”舒广强调,消费金融具有小额、分散、高频交易等特点,完全是“无科技不金融”,如果科技缺位,则完全不能满足基础化运作需求;消费金融借助科技力量,可以建立风控策略、反欺诈模型,提高风险定价能力,有利于提升运营效率,拓展服务边界,降低触达和服务广大客群的成本。

  记者获悉,云南信托2015年开始酝酿消费金融业务,为了扩大普惠服务半径,2018年基于实践自主研发了普惠星辰IT系统,支撑线上线下签约及大量资产信息的录入,而且,云南信托是国内第一批少数几家拥有央行个人征信接口的信托公司之一,依托这一优势,该系统可对借款人信息进行多维度风险识别,能与多家外部机构实现业务系统对接,满足了7×24小时放款的业务需求。目前云南信托普惠金融累计服务人群超过1000万人。

  此外,舒广认为,“信托公司应该在财富管理领域加码科技服务,提升客户体验,这是信托参与泛资管激烈竞争的标配。云南信托在财富管理领域注重线上线下结合,依托2018年自主开发的线上平台(财富管理在线服务系统),可实现线上认购、双录、签约、投资者教育等多重功能。”

  对于未来信托公司应如何做,舒广举例说,在财富管理的重要板块——家族信托方面,信托公司可探索基于大数据的智能客服,应用到客户分层、客户全面画像、客户需求洞察等方面,加以一键自动化资产配置、估值服务,真正以客户需求为导向,提升精细化服务水平。

责任编辑:唐婧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