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钱的黄瓜、9毛9的苹果、一块钱的柚子……当下,社区团购在济南又掀起新一轮高潮,各大互联网平台纷纷抢占市场,消费者在越来越多的团购平台间应接不暇。记者也对目前社区团购的发展状态进行了观察。

济南社区团购大火:上百家平台抢市场 一座楼10个“团长”

  一次社区开团

  卖出1000多根玉米

  12月9日,看着一包包装完的1000多根玉米被邻居们陆续领走,济南凤栖第小区的社区团购团长赵赵总算能够坐下来歇会,从当天这1000多根玉米送到家里之后,她一刻也没闲着,光按照订单装袋就操作了大半天。

  这是这一周以来,作为社区团长的赵赵开的第一单团购单,实际上上周末也应该有社区团购要开团,但她索性放弃了,没开团,“周末的团购是大平台的团购,现在赚钱太少了,都不愿意开了。”赵赵表示。

  如今正是社区团购遍地开花,抢占社区市场之时,每一个社区内都会有各大平台的团购开团,低于市场的价格,加上在网上下单不用跑腿就能买齐生活所需,近期社区团购市场受到越来越多人们的关注,有的社区仿佛一夜之间多出了几十个社区团购群。

  社区团购并非新鲜事物,三年前,住在旅游路附近的市民刘女士开始接触到社区团购,“当时小区附近没有大型的菜市场,买菜很不方便,有邻居把我拉到一个团购群里,起初只是买水果,后来发展到蔬菜、百货应有尽有,卖的东西全,还都比市场上便宜。”

  但刘女士称,当时的团购模式是当天下单,隔天送达,送货并不够及时。“现在可以团购的平台更多了,像是美团优选、橙心优选,后来又加了十荟团,最近又有了一个多多买菜,一般都是当天下单次日下午4点取货,感觉在今年特别是受疫情影响,社区团购发展挺快的。”

  社区团购业务的火爆,也正是基于社区居民的需求,正如刘女士所感受相同,赵赵表示,大概是从去年下半年开始,社区团购开始慢慢多了起来,而今年疫情期间很多视频外出买菜不方便使得在短短半年时间里,社区团购迎来暴涨期。

  济南市电子商务协会秘书处负责人刘子瑶介绍,他最早接触到社区团购也是在2016年左右,“经过这几年的发展,社区团购已经形成了一种较为完备的模式,即通过‘团长+社群’来进行业务推广,实现私域的引流,另外,通过‘以销定采’模式来压缩和控制成本与损耗,通过集中配送、用户自提一系列的手段降低成本,这种操作模式基本已经定型。”

济南社区团购大火:上百家平台抢市场 一座楼10个“团长”

  一座楼上10个“团长”

  从兼职做成主业

  “我们小区现在至少有七个团购群。”在王静居住的小清河南路一小区里,每天都有送货车往返在几个团购提货点上,这其中有超市、菜鸟驿站、小饭馆等等,在做着原本主业的同时经营着社区团购这份“副业”。

  也就是从去年年底开始,小区里的社区团购一下多了起来,到了最近这段时间,好像社区团购已经无处不在。“我说了,你可能不信,我知道的我们小区就滴滴、拼多多、美团等平台都入驻了,小区里社区团长也有几十个,最夸张的是一个楼上竟然有快10个团长,业主开玩笑说‘都能按照楼层区分进行团购了’。”赵赵不可思议地说,同一楼上的这10名团长中,有的是一个社区团购平台的,有的是干着不同的社区团购平台,但最终大家争抢的也就是一座楼上这几百户业主。

  赵赵所说这一座楼上的情况并不是个案,在济南天桥区仁丰前街一小区,只在美团优选社区团购平台上,小区里就有11名团长,有的团长是在家的全职妈妈,有的是兼职的上班族,有的则是在小区周边开店的店主。

  “最早开始做社区团购团长时,有地域保护,一般一个平台在一个小区只选择一名团长,现在社区团购平台争抢市场,都放开了,不可避免出现一个社区里多个团长同时存在的情况,但业主就那么多。”在这家小区做社区团长的芳芳介绍,做了两年多社区团长之后,她感觉还不错。作为全职在家看娃的宝妈,社区团购不但让她增加了收入,还通过社区团购认识了很多邻居,所以在每一次团购时,她都会根据自己购物经验和客户反馈,给更多邻居提供参考,哪些产品是“踩雷产品”,哪些产品值得购买,她也获得越来越多邻居的信任。每一次开团,芳芳的订单都不少。

  随着她做的社区团购平台越来越多,芳芳有原来的每周开团1-2次,到现在的每周开团四五次,她说社区团购成了主业,在家带娃成了兼职。

  三五天一开团到每天都开团

  很多人习惯蔬菜、水果都在这买

  算起来,赵赵是济南比较早从事社区团长业务的,五年前,她在小区里看到有社区团购平台招募团长,时间比较自由的她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开启社区团购。“最早时,市场上没有大平台,基本上都是一些小平台在做,有的是个人的,都是通过小程序来下单实现的。”赵赵称,当时社区团购处于刚起步阶段,一般情况下3—5天开一次团,对于上班的她来说,基本上保持着一周开一次团的频率,商品也大多是生活必需品,经过她在小区业主群里推广,很快拥有了很多邻居用户。

  “我记得当时开一次团大概有100多单,每一单的数额也还算可以,一次团购总额在1万元左右。”赵赵说,她当时做的是一家名叫“青青果园”的社区团购,品类以水果为主,价格要比市场价格有优势,而一些菜市场不太常见到的热带水果,“物以稀为贵”也让这个团购在最初发展还不错,她计算一个月平均下来开团5-6次。就连她也惊奇于社区团购这几年的发展,“做的好的团长,现在基本上一天一开团,有的则一天同时开好几个团。”赵赵介绍道。

  张翔在历山北路一家连锁超市工作,如今他管理着一个数量近200人的微信群,群名从一开始的超市名变成了“美团兴盛十荟橙心”,“一开始只有一家(平台),后来越来越多,我们自己店里也有送货业务,快忙不过来了。”

  和个人名义申请的团长不同,忙于本职工作的张翔很少在团购群里发促销信息,大多数时候超市只是作为存放蔬菜、日用品等的自提点。“有时我们也会给客人推荐下产品,但随着平台越来越多,主要还是靠大家自己选择了。”

  很多参与过团购的人都想知道,自己买的蔬菜水果是从哪里运来。张翔说,蔬菜的产地大多来自寿光,水果以南方居多,其他的加工食品、日用品则从物流点直接送货。

  互联网巨头纷纷布局

  团购平台优胜劣汰

  “济南近年来市场上出现过的团购平台有上百家。”刘子瑶说,这些年,在济南的团购平台出现过不少,也淘汰了一批,本土品牌如百米汇吃、小熊乐、芙蓉兴盛,全国性品牌如美团优选、多多买菜、十荟团等。

  今年下半年,各大互联网巨头纷纷入局社区团购,掀起战火。继5月份,滴滴成立了“橙心优选”,7月美团优选上线,首先在济南开城,8月,拼多多的“多多买菜”上线,9月份,阿里巴巴组建了盒马优选事业部,11月份传出京东、字节跳动都计划进军社区团购。

  目前已出现的全国性社区团购平台在济南都拓展出不少市场。“社区团购领域的扩大,是引来众多平台抢占市场的原因之一。”刘子瑶说,其实社区团购在2018年就已出现过一次“大战”,例如十荟团、你我您、松鼠拼拼、考拉精选等,其中一些已经淡出人们的视线。

  在刚刚结束的团购中,赵赵团出的1000多根玉米并不是来自于哪个平台,而是作为社区团长的她开拓出来的新业务,就是跟一些商贸公司合作,在社区里团购单品和爆品。“现在团的最火的就是果冻橙、脐橙、砂糖橘、玉米等单品。你能相信吗,卖的好的时候,一个团长一次开团多的能卖1000多斤果冻橙,少的也能卖六七百斤。”

  赵赵说,这样的单品团购方式主要是团长跟商贸公司之间的合作,一般是商贸公司从原产地拉货,然后再由各团长分别拉回。对于商贸公司来说,不压货;对于团长来说,提前开团,按照订单拉货,而价格上也能充分保证利润。

  社区团购中,除了全品类的综合性平台,另外还有垂直领域的许多平台聚焦着单一品类,如专卖冻品海鲜、熟食、零食、水果等等,其销售模式也与前者相同,它们的发展同样迅速。

  然而社区团购如今的“繁荣”景象,在做了5年社区团购团长的赵赵眼中却不是如此。她说,现在美团、滴滴、拼多多等大平台入主社区团购市场,有的社区里一下多了五六个社区团购平台,社区团长也有了几十个,“现在是很多平台刚开始进驻抢占市场阶段,而最终谁能胜出,抢占到更多用户,在社区团购市场呆的时间更长,还真不好说。”

济南社区团购大火:上百家平台抢市场 一座楼10个“团长”

  社区团购在互联网巨头不断加入的背景下迎来爆发式增长,只济南市场上就已有上百家平台同台竞争,这也对传统业态造成一定冲击,但对消费者而言,比价廉更重要的还是“物美”,社区团购未来发展,还有赖于它商业模式的不断探索和完善。

  快捷便宜的背后

  售后和质量更重要

  “社区团购是都市快节奏生活和懒人经济下的产物。”济南市电子商务协会秘书处负责人刘子瑶说。越来越快节奏的生活让人们无暇去市场挑选商品,是社区团购兴起的一大原因。“但在今年以前社区团购的‘圈层’是比较密闭和固定的,消费者也主要是年轻的上班族,受今年的疫情影响,社区团购受到巨大关注,消费群体扩大了许多,像老年人也开始学习团购。”

  社区团购被更多的人接受,无接触下的安全购物是影响因素之一,价格优势也吸引人的眼球。据观察,各大团购平台会针对首次消费推出超低价格的产品,例如一分钱一斤的蔬菜水果。其他产品也往往会比市场价便宜,“我买到过九毛九一斤的芋头,虽然个头比较小,但现在市场上基本都在两块多钱一斤。两升的可乐卖四块九,也比超市里便宜一两块钱。 ”常进行社区团购的市民刘女士说。

  “团购的东西真挺便宜,但质量就不太统一了。”刘女士说,她所团购的东西以食品居多,其中她发现包装类的饼干、饮料等质量与市场上没有差别,但生鲜蔬菜却容易“踩雷”。

  在朋友圈,刘女士晒出了她从某团购平台上购买的大闸蟹和大葱,“大闸蟹跟大拇指差不多大,说好的去叶大葱都带着长长的叶子,算下来比市场上还贵。这种还是得去市场上挑选比较好。”

济南社区团购大火:上百家平台抢市场 一座楼10个“团长”刘女士从团购网站买到的大葱

  在享受便利和实惠的同时,消费者对质量的要求也不会降低,当社区团购产品出现质量问题该如何应对?记者咨询了几个自提点的“团长”,对方都称一旦遇到问题可以直接向他们反映,由他们反馈给平台处理。“根据产品问题大小,可以选择退换货。”

  “社区团购发展目前还存在一些不稳定因素。”刘子瑶说,例如上游供应链管理、产品品质、配送效率,无法精准满足消费者需求,“售后服务不仅是赔付那么简单,如果售后比较滞后,可能会耽误消费者的使用,反之实体超市就可以当场去体验和即时退还。另外,社区团购的以销定采模式,与让客户去选择是无法相比的。”

  一个团长十几个群

  利润决定是否开团

  和社区团购的“团长”赵赵、芳芳相同,很多想在社区团购市场上分的一杯羹的团长们也感受到社区团购带来的商机,但同时也感受到其中的压力。

  根据了解,团长与社区平台之间合作,获利方式就是根据团购额获得一定比例的利润,但随着平台用于补贴商品投入增多等原因,每一次团购返利在5%—10%之间,再加上现在团长增多,每位团长单次订单额降低等情况,有时候开一次团,利润可能还不足100元。

  “开团、接货、发货,也很费精力,才赚这么一点,有时候就不愿意开团了。”赵赵表示。这种说法也得到了芳芳的证实,她说自己现在做的最多的也是单品团购,质量有保证,利润有保证,业主也认可,“大平台的团购我现在基本也就一周一次了,留出来更多精力做这种单品、爆品团购。”芳芳说,虽然单品团购操作起来麻烦一些,需要在群里发图片、发广告,还要接龙等,但赚钱多就是吸引力。

  “社区团购的下游例如与团长之间是不够紧密的合作关系。”刘子瑶说,一个团长手里以前有一两个社区团购平台,现在最多的发展到十几个,这造成团长的忠诚度不确定,服务水平也不够平均,另外社群里面社交程度也不够,可能会出现信任危机和活跃度较低的现象。

  采访中,多位社区团购团长也提到各大平台用价格战抢占市场和用户,很多平台上推出了9毛9一斤的橙子、1毛钱一斤的蔬菜等,但他们也坦言,这些特价商品也基本上是一些最基础商品或者是品相相对次一些产品,这些低价的热销品也成为了很多订单中售后最多的商品。而单品、爆品团购中的商品,都能保证质量,价格也跟市场持平或者低于市场一点点,很多年轻人图的就是“不跑腿买到好东西”。

  创新服务与消费方式

  推动传统市场升级换代

  面对现在如此火热的社区团购市场,做了多年团长的赵赵有着自己理性的分析和判断。说到她认为的社区团购的发展方向,赵赵说,在他们团长中,一直流传有“下一步,社区团购网站会抛弃团长,由骑手直接配送到用户手中,这种模式应该也是很多人更为喜欢的,省去了去团长处提货的问题。”赵赵说,现在这个阶段,相当于团长在帮助这些社区团购平台打市场,而即便是如此,赵赵还是愿意承担团长这个角色,在这个过程中,说不定能找到更好的运营方式和门路。

  与很多人期待的社区团购发展相同,赵赵说,她预想将来的社区团购不会减少或者消失,而是越来越繁荣,这种繁荣则是朝着更规范、更便捷的方向发展,她以“订牛奶”距离说出了她的预期。客户家门口或者单元楼门口会有一个菜箱或者筐子之类的物品,在下班前网上下单之后,由骑手直接将菜或者当天所需日用品放在箱子里,下班回到家之后可以随手取到,“这可能是下一步社区团购发展的方向,毕竟这样才是真正的方便快捷。”

  社区团购如何发展待破局

  专家称社区团购与菜市场消费方式会并存发展

  社区团购改变了市场规则,商品从原本的层层中间商经手转变为从源头直达消费者,减少了成本提高了效率,也对线下的传统农贸市场、超市带来一定冲击。甚至有观点认为,社区团购会代替菜市场和超市。

  “超市和菜市场的消费体验是难以代替的,和社区团购有很大区别。”刘子瑶认为,两者未来的发展状态应该是并存,而不是互相取代。但社区团购引领了一种新消费观念的出现,可能会推动传统市场进行升级换代,例如创新服务方式。

  “社区团购会不断演变,消费渠道会不断分层和个性化,消费形态也会创新,例如会员制、报名消费等,未来的社区团购进化要快于菜市场和超市,转型更快。”刘子瑶认为,作为社区团购的团长也应该更加职业化,成为平台下一支有凝聚力的团队。

  “预包装产品可以实现以采定销,社区团购的发展下一步肯定更加私域化,衍生出更多的发展方向,服务、产品都会不断升级。”

责任编辑:马婕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