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招股书显示,瑞丽医美是一家浙江医美服务供应商,主要服务内容包括美容外科服务,对面部或身体多个部位进行的美容外科诊疗;微创美容服务,包括美容注射诊疗;以及皮肤美容服务,主要包括各种美容能量型诊疗。公司所有的医疗美容机构均以“瑞丽”、“瑞丽整形”以及“Raily”营运。

  招股书显示该公司主要业务包括两个方面,即医疗美容服务和医疗美容管理咨询服务。医疗美容服务方面,公司提供定制的专业及整体性医疗美容解决方法,以满足客户的特殊美容及抗衰老需求。与传统业务模式仅致力于透过医疗美容机构开拓业务不同,公司也透过多个在线电商平台经营线上商店,推广品牌,并销售及营销服务。

  医疗美容管理咨询服务方面,公司为第三方医疗美容机构提供管理咨询服务,主要涉及他们的营运及管理、销售及营销;并为第三方医师提供咨询服务,主要涉及他们专业履历的建立、销售及营销,以及他们医疗美容业务营运及管理。

瑞丽医美通过港交所聆讯:收益稳健但毛利率下滑

  其中,美容外科服务给公司贡献了主要收入来源。但随着近两年其他两项业务(微创美容和皮肤美容)收入的增加,其占比逐渐降低,于2017年-2019年及2020年前6个月分别占公司当期总收入的50.2%、36.2%、28.8%以及24.5%。

  瑞丽医美目前有四所医疗美容院,其中三所在浙江,一所在安徽。

  自2020年初至6月,杭州瑞丽收益最多,其收益占比为52.5%,瑞安瑞丽、瑞丽天鸽以及芜湖瑞丽分别收入占比为15.3%、14.6%以及17.6%。

  用户平均开支锐减,净利润由盈转亏

  根据招股书,2017年、2018年、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瑞丽医美实现营业收入1.13亿元、1.59亿元、1.91亿元、5873万元,对应净利润分别为1740.5万元、1841.8万元、1027.7万元、-1177.7万元。

  对于净利润的下降,公司称,是由于瑞丽天鸽手术室附近的污水管道意外洩漏,瑞丽天鸽的美容外科服务于2020年5月至2020年6月暂停;及COVID-19疫情对客户光顾医疗美容机构的意欲减少以及普通消费者在医疗美容服务中的总体消费情绪降低。

  与此同时,公司毛利率也在不断下滑,从2017年的66%降至2019年的52.9%再到2020年上半年的41.4%。

瑞丽医美通过港交所聆讯:收益稳健但毛利率下滑

  从招股书披露的财务信息来看,毛利率的下降主要是因为销售成本的大幅增加,2017年、2018年和2019年以及2020年1-6月其销售成本分别为3839万元、6644.2万元、9011.8万元以及3444.4万元。报告期内,物资成本在销售成本中占了“大头”,分别在2017-2019年占同期总销售成本的50.5%、51.6%及52.5%。据悉,公司采购的物资主要包括植入物、注射材料、药品和其他医疗消耗品。

  值得注意的是,无论是在皮肤外科服务、微创美容服务以及皮肤美容服务中,瑞丽医美的活跃用户的平均开支这一指标均处于下滑的状态,其中美容外科服务中最为明显,由2017年的平均17193元逐年递减至2019年的10609元。尽管活跃人数在增加,但其活跃用户平均花销大规模的降低,也使得其净利润处于一个下降的状态。

  投诉事件频发,违规多次被罚

  而“美丽经济”的背面,是频发的整容事故。近年来,有关整形手术发生意外的事故新闻不绝于耳,根据中国整形美容协会统计,平均一年有20000起由于医疗美容导致毁容的投诉记录。

  瑞丽医美也深陷投诉的泥潭,随着公司近年来活跃客户不断增加,伴随着也是多次的投诉。招股书中显示,公司的活跃客户从2017年的29231名增加至2019年的69835名。

  在客户人数增长的同时,瑞丽医美也不可避免地收到过多次的投诉。

  报告期内,公司曾收到过138宗客户关于医疗美容服务的投诉,其中109笔以退款或支付和解金处理,赔付率达78.9%。截至2019年12 月31日止三个年度及截至2020年6月30日止六个月的退款总额分别约为人民币40万元、40万元、70万元及20万元,和解金总额分别约6.1万元、8.9万元、10万元及17.6万元。可以看出无论是退款总额还是和解金额都在逐年递增。

  据皖芜镜卫医罚﹝2019﹞10号显示,瑞丽医美雇佣无医师执业资质的人员杨静自2019年1月至2019年5月在该门诊部美容皮肤科诊室开展激光医疗美容活动,于2019年8月30日受到了芜湖市镜湖区卫生健康委员会处罚。

瑞丽医美通过港交所聆讯:收益稳健但毛利率下滑

  这并非孤例。2017年,瑞丽医美就曾使用非卫生技术人员从事医疗卫生技术工作,被瑞安市卫计局处罚。

  此外,2017年、2016年,瑞丽医美还曾因使用未取得处方权的人员开具处方,销售未经批准或者检验的进口化妆品,分别被杭州西湖区卫计局、芜湖镜湖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处罚。至于医美行业常见的虚假宣传、违规发布广告,瑞丽医美自然也是常犯,并屡屡被相关部门处罚。

  公司也就此表示,若存在未能妥善管理客户对治疗效果的期望,不满意的客户可能会要求退款、透过互联网或传媒作出投诉,或向公司提出法律申索,可能会对公司品牌形象造成重大不利影响,并降低市场对其服务及产品的信任度,从而导致销售额减少及潜在客户流失。

  自1月份递交招股书上市无果后,瑞丽医美又迅速再次递交招股书。相对于1月份招股书披露的数据,瑞丽医美最新报告期内由盈转亏,看来瑞丽医美真的十分迫切地想寻求上市募资。

  千亿中国颜值经济市场

  2024年,中国美容非外科诊疗市场预计将达到1443亿元人民币,占市场总额约45.3%。随着医疗美容服务认知度及渗透率提高,庞大的人口将给市场带来红利。

瑞丽医美通过港交所聆讯:收益稳健但毛利率下滑

  不过,如今的医美行业“冰火两重天”。一方面,有广阔市场的龙头医美企业因“暴利”吸引资本驻足,另一边,许多中小医美机构面临持续亏损的现状。

  面对激烈的市场竞争,高毛利、低净利的瑞丽医美此次IPO之旅能否一帆风顺?

  

责任编辑:马婕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