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11日保险日报: 

  《互联网保险业务监管办法》通过 自2021年2月1日起施行

  当前,随着互联网技术在保险行业的不断深入运用,互联网保险业务作为保险销售与服务的一种新形态,深刻影响了保险业态和保险监管。互联网保险业务在快速发展的同时也暴露出了一些问题和风险隐患,给行业和监管带来了挑战。在此前提下,银保监会对《互联网保险业务监管办法》进行了修订与发布,《互联网保险业务监管办法》将于2021年2月1日起正式施行。  

  太平保险等15家险企关联交易借路信托 业内呼吁机构加强主动管理

  2020年至今,太平保险、陆家嘴国泰人寿、中国人寿、泰康人寿、泰山财险、信美人寿相互保险、光大永明人寿等15家险企,认购或续期信托计划涉及关联交易。

  去年以来,信托业启动“去通道、去嵌套”业务转型,尽管目前仍存在缺乏积极管理运用信托财产的主动性、利用信托制度的灵活性到处找缝隙、钻空子,千方百计为金融机构的监管套利和限制性领域的资金融通提供便利等问题,但转型也已略显成效。面对保险机构认购信托计划关联交易中可能潜藏的风险,还需要信托机构加强主动管理能力,发挥专业功能、逐步创新,而非做简单的传声筒与通道。

  似保险非保险 “相互宝”等网络互助产品存管理缺陷谁来管

  近年来,在风险资本和互联网企业的推动下,喊着此类宣传的网络互助计划迎来了推出高峰期。然而,半月谈记者调查发现,网络互助计划产品大多在成员准入、条款解释、互助金赔付等方面存在管理缺陷,全面监管亟须发力。民政部门曾多次传递网络互助不是社会公益的信息,银保监会也多次约谈网络互助平台,指出网络互助不是相互保险,不能替代商业保险。

  事实上,目前市面上大多数网络互助产品都没有保险牌照。推广相互宝的蚂蚁金服甚至在筹备上市的招股意见书中写道:“如相互宝因各种原因无法满足合规性要求,将剥离相互宝业务。”

  公积金制度存废引争议 媒体:改革不应以牺牲民生福利为前提

  年关将至,房企进入年度业绩“冲刺模式”,各种优惠力度拨动着购房者的心弦,如何使用公积金购房成了绕不开的话题。其实,这些年来,有关住房公积金制度的讨论不绝于耳,核心是存与废的争议。很显然,取消公积金可能群众并非受益者。

  现实生活中,仍有企业单位并未给员工缴纳住房公积金,限制了这项福利制度的广泛覆盖。不缴纳公积金的现象在如共享经济等新兴业态以及低收入群体中表现得尤为突出。另一方面,相比于一二线城市动辄几百万元的总房价,不少单位每月几百元的公积金显得杯水车薪。更遭人诟病的是,有的地方提取公积金手续十分繁杂。各种复印件一厚摞不说,公积金管理中心跑了一趟又一趟。“明明是我自己的钱,提取却要看别人脸色”,不少人“吐槽”公积金常年趴在账上,利息少不说,提取的前置条件十分苛刻。还有的楼盘为了快速回笼资金,明目张胆地“拒收”公积金贷款,这更使得一些急于购房的人不得不忍痛割爱放弃公积金贷款。

  与其“一刀切”取消,当务之急是加快制度改革的步伐,灵活取用、兼顾公平,让更多群众从这项福利制度中受益。

责任编辑:戴菁菁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