朗博科技成第二个仁东控股 这些营业部联手制造“股民绞肉机”
热点栏目 自选股 数据中心 行情中心 资金流向 模拟交易

客户端

  记者 | 周月明

  自仁东控股之后,又有一个“股民绞肉机”诞生,它就是连吃8个跌停的朗博科技

  朗博科技是常州的一家上市公司,于2017年年底登陆A股,主营汽车空调系统相关产品,总股本只有1.06亿股,流通股本3400万股。在上市的第二年,公司便业绩变脸,营收和业绩连续双双同比下滑,直到今年三季报时才企稳回升。

  虽然业绩表现不佳,但股价表现却很牛气。自2019年1月底开涨以来,该股至今最大涨幅接近4倍。尤其是今年6月以来的涨幅最为惊人,仅5个半月时间涨幅超过200%,如果有股民在这个时间段买入,应该赚得“盆满钵满”。

  图1 朗博科技2020年1月2日至2020年12月11日股价

朗博科技成第二个仁东控股 这些营业部联手制造“股民绞肉机”

  不过,最近朗博科技的表现就让股东们笑不出来了。自11月30日开跌以来,尤其是12月1日至12月10日期间的连续8个跌停,让绝大多数股东措手不及。短短10个交易日,朗博科技股价下跌了61%。总市值由开跌前的68.8亿元下跌至27亿元,蒸发了40多亿元。

  图2 朗博科技股价“坐滑梯”

朗博科技成第二个仁东控股 这些营业部联手制造“股民绞肉机”

  神秘的“吸筹者们”

  “跌下神坛”的朗博科技是让人好奇的,但更好奇的是其如何成“神”的。

  与仁东控股不一样的是,朗博科技自进入2020年以来,针对自己股价的持续上涨曾连发多封公告,称公司跟股价上涨没啥关系。

朗博科技成第二个仁东控股 这些营业部联手制造“股民绞肉机”

  而且几乎每封公告都要提到“经公司自查,公司目前生产经营活动正常,日常经营情况未发生重大变化……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均不存在涉及公司应披露而未披露的重大信息……上市公司董事会也确认,公司目前不存在应披露而未披露的事项或与该等事项相关的筹划、商谈、意向、协议等”。

朗博科技成第二个仁东控股 这些营业部联手制造“股民绞肉机”
朗博科技成第二个仁东控股 这些营业部联手制造“股民绞肉机”

  《红周刊》记者查看了一下朗博科技近些年户均流通股的数量,发现早在2019年下半年起,朗博科技的筹码就一直在持续集中。

朗博科技成第二个仁东控股 这些营业部联手制造“股民绞肉机”

  从图上就可明显看到,自2019年6月底以来,朗博科技总户数处在快速减少状态,股东人数由2019年6月底的10639户直线下降至2020年9月底的3511户。也就在筹码不断集中的过程中,朗博科技的股价也在不断攀升中。

  《红周刊》记者扒了一下自2019年四季度至2020年前三季度朗博科技的前十大流通股东变化情况,发现其股东名单真可谓是“常换常新”,每个季度都要新进很多流通大股东,而且多数只是“昙花一现”。从股东性质看,多数是自然人,鲜有机构和公司出现。

朗博科技成第二个仁东控股 这些营业部联手制造“股民绞肉机”
朗博科技成第二个仁东控股 这些营业部联手制造“股民绞肉机”
朗博科技成第二个仁东控股 这些营业部联手制造“股民绞肉机”
朗博科技成第二个仁东控股 这些营业部联手制造“股民绞肉机”

  这些股东有什么背景?

  《红周刊》记者在梳理这些股东的各种背景信息之后,发现多数人既无什么任职公司,也不是大老板,旗下也没有什么公司,很多人只是首次进入上市公司前十大流通股东。既然如此,他们如果只是投资,那又为何要选择一家基本面不佳的朗博科技,且还是快速进入又快速退出?

  如此的神操作,结合如今的“断头铡”走势,让人怀疑这些人很可能是一些做庄者的“马甲”,借不同人身份来掩盖做庄目的。

  值得注意的是,在朗博科技流通股东中,益家资本值得一提。据第一财经报道,益家资本是从事场外配资和虚拟盘交易的资本大佬李跃宗控制的企业,其旗下的益家聚美1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下称“益家1号”)以及益家聚美3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下称“益家3号”)同时出现在朗博科技前十大流通股股东名单中,今年三季度分别持有朗博科技61.8万股和44.66万股,合计占该公司流通股份的比例为3.17%,持股仅次于第一大流通股股东许丹丹。目前,李跃宗因涉及虚拟盘,涉嫌经济诈骗目前已被浦东警方控制。

  “跑路”的营业部同时出现在多家下跌股票中

  收集筹码的自然人来头非常神秘,但近几天撤资的机构们却多是资本市场的熟客。

朗博科技成第二个仁东控股 这些营业部联手制造“股民绞肉机”
朗博科技成第二个仁东控股 这些营业部联手制造“股民绞肉机”
朗博科技成第二个仁东控股 这些营业部联手制造“股民绞肉机”
朗博科技成第二个仁东控股 这些营业部联手制造“股民绞肉机”

  《红周刊》记者查看了自12月1日至12月11日的龙虎榜数据。其中12月1日光大证券成都光华大道营业部有1794.89万元资金出逃;此后华鑫证券乐清双雁路营业部以845.17万元卖出。

  12月8日之后,华福证券江苏分公司大举出逃,卖出金额6509.02万元,五矿证券成都二环路东四段营业部紧随其后,卖出金额2923.57万元,国联证券南京湛江路营业部、平安证券江苏分公司、中天证券深圳海岸城营业部也都有上榜,卖出金额均超过了2300万元。

  而12月11日,从上图可以看出,前五大卖出席位的卖出资金都超过了1000万元。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些出逃的营业部中,有的还同时在其他股票卖出席位中出现。比如12月8日之后出逃的华福证券江苏分公司,同期也是另一家公司大连圣亚的卖一营业部。很巧的是,同时从朗博科技出逃的国联证券南京湛江路营业部,也是大连圣亚的卖五营业部。

  除此之外,朗博科技 12月 9日的卖二即五矿证券成都二环路东四段营业部,还在12月7日大连圣亚的龙虎榜之中出现。

  而且值得注意的是,这个营业部同时还曾出现在新天然气孚日股份英联股份等公司的龙虎榜之中,而这些公司无一例外都曾出现过突然暴跌的走势。

  朗博科技在连吃八个跌停之后,痛哭的除了它的大小股东之外,公司的实控人也好像笑不出来。因为2020年12月29日,朗博科技限售股面临解禁,可在股价腰斩下,错失了套现好时机。

  游资刀口舔血被套

  事到如今,朗博科技的股价已“跌下神坛”,有一些投资者跃跃欲试想要进场抄底。那么,朗博科技值得抄底吗?

  近日,就有游资进场试图“抄底”该股,但立马就吃了一个跌停。比如12月9日,恒泰证券上海兰花路就买入 4379.56万元。12月10日,朗博科技继续一字跌停,恒泰证券上海兰花路仍不死心,当日继续买入1171.87万元,可12月11日,朗博科技股价仍处在下跌中。

朗博科技成第二个仁东控股 这些营业部联手制造“股民绞肉机”

  除了这一营业部之外,华泰证券深圳益田路荣超商务中心营业部在12月9日刚割了大连圣亚部分仓位后又买入2397万朗博科技,但同样在12月10日遭遇跌停、12月11日继续下跌。

  游资遭遇尚如此,“小散”们进场抄底更需谨慎,而且,从朗博科技的基本面来看,其经营情况还存在不少疑问,需要更仔细斟酌。

  从朗博科技近几年经营业绩来看,2018年、2019年,朗博科技营收、净利润都在不断下滑的,其中这两年的营收分别为1.74亿元、1.6亿元 ,同比下滑7%、8.22%;同期归母净利润分别为3020万元、2292万元,同比下滑14%和24%。这说明这两年中,朗博科技在经营上是遇到了一些问题的。

朗博科技成第二个仁东控股 这些营业部联手制造“股民绞肉机”

  值得注意的是,若查看朗博科技的资产状况的话,可以看到公司的应收款项占营收比例非常之大,到了2020年前三季度甚至超过了70%。如此情况说明,虽然2020年前三季度公司的营收和净利润都有所恢复,但大多数仍是“纸面富贵”,并没有变成真金白银进入公司的口袋里。更为重要的是,这些应收款是否真实,还需要对其大客户变化、同业公司的情况做更多分析,才可确认。

朗博科技成第二个仁东控股 这些营业部联手制造“股民绞肉机”

  在这种背景下,投资者若认为已经到了可抄底的时候,还得小心地板下面还有地库,而地库下面则还有十八层地狱呢!

扫二维码 领开户福利! 朗博科技成第二个仁东控股 这些营业部联手制造“股民绞肉机”

责任编辑:陈悠然 SF104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