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桥水基金达利欧:2020年是历史的转折点,世界对中国投资还相当不足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郑青亭 编辑:和佳

达利欧:2020年是历史的转折点,世界对中国投资还相当不足

  “在全球疫情暴发之前,世界格局已经发生一些变化了,而这些变化即使在疫情过去之后仍然会继续。这次疫情是一次压力测试。”12月12日,桥水基金创始人瑞·达利欧在三亚·财经国际论坛上预言,2020年将成为一个转折之年,中国在国际格局中的重要性将发生重大变化。

  达利欧指出,当前,有三大力量将推动国际格局的演变,分别是债务高企和货币泛滥、贫富差距扩大和政治分歧加剧、以及中国崛起对现有大国的挑战。

  第一个力量跟资金和信用有关。所有的国家都有自己的货币系统和信用系统,而且具有很长的大周期。我们现在进入了零利率时代,很多国家大量举债,央行为此不停地印钞,这就改变了金钱的价值,也改变了储备货币的地位。

  第二个力量是美国财富差距越来越大,它造成了非常大的价值鸿沟,同时也带来了巨大的政治分歧。特朗普过去的当选其实就反映了美国人民的一种想法,希望政府能够有更多的政策,包括在美中政策上有所作为。

  第三个力量是中国崛起。“中国大国崛起对现有的大国发起了挑战,或者说向大国在多方面发起了竞争。”

  基于这三个力量,达利欧认为,世界格局将发生变化。他说,桥水基金通过8个指标对自16世纪以来的大国实力进行衡量,包括教育、金融、创新、科技、贸易、经济产出、金融中心地位以及储备货币地位。结果发现,可以明显看到中国在崛起。

  “中国已经成为最大的贸易国,而从GDP产出来说也跟美国相当,只有两个指标还落在后面,分别是金融中心地位和储备货币地位。”达利欧说,任何历史上出现过的大国都是贸易大国,当时也是世界金融中心、拥有世界的储备货币。中国也是朝着这个方向来发展。

  “当前,中国资本市场在扩大开放,而世界对中国的投资还相当不足,却过分投资了美国。中国有很多市场是相当有吸引力的。”达利欧说,“我相信,我们正处于一个转折点上,2020年在历史上将会被铭记为一个转变之年,从这一年开始,中美及其资本市场和储备货币的重要性将会发生变化。”

  中国比美国更具投资吸引力

  不论是2008年的金融危机,还是2020年的新冠疫情,各国央行都在大开“货币门”,但各国却并没有引发通货膨胀。这是否意味着财政赤字货币化可以成为常态化的调控手段?

  对此,达利欧认为,随着债务规模的扩大和货币发行的增加,金钱的价值发生了贬值,比如,资产的实际回报率将是负的,因为金融资产的流动性增加了。他指出,流动性其实是到了拥有资产的富人手中,他们本身就拥有金融资产,但其实他们的资产回报率是下降的。

  对比中美两国当前的情况,达利欧说,现在是一个很重要的转折期和过渡期,因为中国目前的政策利率大概为3%,真实利率也在上升,而随着资本的流入,人民币汇率也在上升,而美元已从3月高点贬值逾12%。随着中美利率差的不断扩大,中国相对于美国的投资吸引力更大。

  此外,达利欧说,中国今年的经济增速预计能达到2%,将是全球唯一实现正增长的主要经济体。与此同时,中国还在不断扩大开放,在2015年的时候仅有2%的市场对外开放,而现在这一比例已经达到了60%,将让更多的金融投资者受益。

  达利欧指出,在疫情之下,美国出现了各种社会问题,以及需要被严格监控的赤字问题,这就会给中国带来很大的有利影响。“整个世界正在失去美元这种储备货币的力量,美国不得不向全世界发债,它需要借更多的钱,发更多的债,而当今的世界上已经充斥了大量的债券,所以我说现在是一个转折点,在对比之下我们就看出,中国的表现确实要亮丽的多。”

  在美国,表扬中国需要冒政治风险

  对于当前的中美关系,达利欧表示,当前,在美国,无论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都有一种不断抬头的民粹主义在作祟,也确实存在把中国妖魔化的现象。“我在表扬中国的时候,其实是冒着美国政治风险的,这确实对我来说不容易。你要理解一下,就事论事也是有风险的,所以你要意识到我们可能不能回到以前那种融洽的中美关系。”

  尽管如此,达利欧坚持认为,中美两国需要开展对话,应该建立互信和理解。此外,还要意识到我们两国的关系确实发生了变化,出现了竞争,从贸易战到科技战,到资本市场之争,再到地缘政治上的冲突。在他看来,中国在这些问题上可能还会越来越强大,再考虑到美国自身的各种变化,中美关系将面临很大挑战,但重要的是,两国应该以合作的精神来处理冲突。

  明年需要高质量的分散投资策略

  对于明年的资产配置策略,达利欧认为,现在,投资者在美元资产的投资已经比例过高了,需要有高质量的分散投资策略,包括货币的分散、资产类别的分散,以及国家投资的分散。“最重要的是要有一个高质量的投资分散化,而不仅仅包括之前的老资产类别。对于G7来说,现在时代已经不一样了。”

  “我觉得这种分散化、多元化将会对中国有利,不光对中国资产有利,同时也会对亚洲有利,甚至这种转移也会对于有创新力的国家以及收大于支的国家有利。这些国家没有赤字,有良好的资产负债表,有很好人力资本发展,都会从中受益。”达利欧说道。

  对于近期再创新高的美国股市,达利欧认为,这主要是因为美联储“放水”,导致市场上有太多流动性,资金涌入了股市。当前,美元贬值了12%,股票和债券存在资本竞争。债券的收益倍数是收益率的倒数,现在这个倍数是75倍,在利率不到1%的情况下,等于是投100美元需要75年才能把钱赚回来。而股票的倍数在上升,股票的市盈率在上升,收益率在下降,“所以市场上其实发生的一切都很合乎逻辑”。

责任编辑:刘玄逸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