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天风宏观宋雪涛/联系人赵宏鹤

一、明年经济工作的关键词——内部具有特殊重要性,外部存在诸多不确定性

关键词:明年的经济增长目标——“努力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

解读:虽然历来年底政治局会议不会提出经济目标增速,但“努力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的表述隐含了增速目标范围,降低了政策过度收紧导致信用快速收缩、经济快速下行的概率

关键词:明年的内外环境判断——“明年是我国现代化建设进程中具有特殊重要性的一年,做好经济工作意义重大;确保‘十四五’开好局,以优异成绩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新冠肺炎疫情和外部环境仍存在诸多不确定性,要强化机遇意识、风险意识”。

解读:明年经济政策整体仍然是以从“放”向“收”为主,但考虑到明年内部处于重要时期、外部环境仍有诸多不确定性,政策环境不会过度收缩,要控制好节奏和力度

二、明年宏观政策的关键词——科学精准,化存量风险、防增量风险

关键词:宏观政策的整体表述——“科学精准实施宏观政策”。

解读:相比于去年12月政治局会议要求“宏观政策要稳”、“提高宏观调控的前瞻性、针对性、有效性,运用好逆周期调节工具”,今年12月会议的要求相对简化,意味着今年疫情期间总量层面的各项逆周期政策将保持陆续退出并回归常态化的状态。

具体来说,“科学”与“宏观调控跨周期设计”相对应,涉及在一系列中长期问题的约束下如何用好有限的传统政策空间;“精准”意味着宏观政策将更多使用结构性、直达性工具,类似央行在3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提到的“稳健的货币政策更加灵活适度、精准导向”,同时配合总量政策的动态微调,类似上个月底超预期投放的MLF。

关键词:防风险工作——“要抓好各种存量风险化解和增量风险防范”。

解读:18年12月政治局会议要求“继续打好三大攻坚战”,19年12月会议要求“坚决打赢三大攻坚战,确保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今年是“3年三大攻坚战”的最后一年,12月会议指出“三大攻坚战取得决定性成果”。总的来说,在经历了3年三大攻坚战后,预计明年防风险的政策强度会相对弱于18年前后的强监管状态

受新冠疫情冲击,出于对稳增长和防风险的统筹考虑,今年部分防风险工作的推进阶段性放缓,例如资管新规过渡期截止日延长至明年年底。因此,对于部分仍然未消除的存量风险要继续化解,对于近来新产生的增量风险要注意防范,具体可能包括:影子银行风险、地方债务风险、国企信用风险、不良贷款风险、新型大而不能倒风险等

三、明年产业政策的关键词——与“十四五”规划一脉相承

明年是“十四五”的开局之年,会议对产业政策的整体布局也与《“十四五”规划建议》中的内容一脉相承。几个重要的表述包括:

关键词:“扭住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同时注重需求侧改革,形成需求牵引供给、供给创造需求的更高水平动态平衡”。

解读:在这个贯通供需循环的链条中,生产依托于供给侧改革,消费依托于需求侧改革。需求侧改革的核心是打通分配和流通环节的堵点,分配的重点在于税收制度的优化,流通环节的优化则与反垄断有关。

关键词:“坚持扩大内需战略”、“形成强大国内市场”。

解读:与《“十四五”建议》的 “国内市场”部分相契合,背景是近年来外部环境的深刻变化,要求我们必须“形成强大国内市场”以应对潜在的外部冲击。实现强大国内市场的战略基点是“扩大内需”,实现途径是“畅通国内大循环,促进国内国际双循环”,具体措施是“全面促进消费,拓展投资空间”。

关键词:“强化国家战略科技力量,增强产业链供应链自主可控能力”。

解读:与《“十四五”建议》的 “自主创新”等部分相契合。《“十四五”建议》明确指出“把科技自立自强作为国家发展的战略支撑”,自主创新的战略定位进一步提升,成为“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下,我国“走更高水平的自力更生之路”的重要依托。

关键词:“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

解读:与《“十四五”建议》中的表述相同。对房地产行业的整体发展要求仍然是平稳健康,既不允许过度炒作,也要兼顾下行风险,中长期目标是在不引发系统性风险的前提下逐渐降低实体经济和金融系统对房地产的依赖度。

四、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关注新型大而不能倒风险

关键词:“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

解读:可能有三个维度的考量。

第一,对“效率”和“公平”再平衡的关注。经济发展的初始阶段更追求“效率”,允许部分主体 “先富起来”,形成原始资本积累;随着经济发展进入更高水平的高质量发展阶段,“公平”的权重提升,目的是保居民就业、保基本民生、保市场主体,缩小贫富差距。平台型企业依靠资本优势横向扩张,通过补贴和折扣等方式归垄各类商品和服务的流通渠道,这一过程虽然提高了效率,也冲击了大量传统渠道市场主体的利益;甚至在垄断了商品和服务的流通渠道后,向生产者和消费者两端垄断定价,反而损害了社会总福利。11月10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了《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目的正是预防和制止平台经济领域的垄断行为。

第二,对数据产权等基础制度和标准规范的关注。数据具有公共品属性,事关国家安全和公共利益,但数据平台作为虚拟世界的中枢神经系统,对个人信息收集使用、共享转让、过度索权等问题日益明显,因此对数据所有权、使用权和收益权的厘定亟待完善。《“十四五”建议》明确指出,要“建立数据资源产权、交易流通、跨境传输和安全保护等基础制度和标准规范;保障国家数据安全,加强个人信息保护;积极参与数字领域国际规则和标准制定”。

第三,对“新型大而不能倒风险”的关注。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12月8日在2020年新加坡金融科技节上表示,要关注新型“大而不能倒”风险,指出部分大型科技公司涉足各类金融和科技领域,跨界混业经营,必须关注这些机构风险的复杂性和外溢性,及时精准拆弹,消除新的系统性风险隐患。

参考海外经验,最近一段时间各主要经济体对于平台企业的反垄断监管都有明显加强。例如美国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反垄断小组委员会10月发布调查报告,指出谷歌、亚马逊、苹果及脸书等科技公司享有垄断权力,建议国会对反垄断法进行全面改革;欧盟6月对苹果应用商店和苹果支付展开反垄断调查,11月对亚马逊提出反垄断指控,近期可能推出数字服务法案;俄罗斯9月发布了第五个反垄断一揽子计划,禁止数字巨头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损害消费者权益。

风险提示

防风险政策力度超预期;新冠疫情形势变化超预期;中美关系变化超预期

 团队介绍

宋雪涛 宏观团队负责人

美国北卡州立大学经济学博士,2018-19年金牛奖最具价值分析师,2019年金麒麟奖新锐分析师,发表有央行工作论文、CF40金融书籍和多篇学术论文。

向静姝

伦敦商学院硕士,主要负责海外宏观和大类资产研究。曾任职于英仕曼投资旗下核心量化对冲基金AHL。

赵宏鹤

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硕士,主要负责国内宏观经济和政策研究。曾任职于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发展战略部。

林彦

武汉大学金融工程硕士,主要负责大类资产配置研究。曾任职于弘尚资产。

郭微微

武汉大学金融学硕士,主要负责行业比较和产业趋势研究。

影响明年国内市场的会议“关键词”(天风宏观宋雪涛)

影响明年国内市场的会议“关键词”(天风宏观宋雪涛)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