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牛欲入主妙可蓝多 柴琇家族无奈弃子

蒙牛欲入主妙可蓝多 柴琇家族无奈弃子

  一波三折

  撰文 | 麦可

  出品|大摩财经

  妙可蓝多(600882.SH)计划要卖给蒙牛了。

  妙可蓝多12月9日公告显示,蒙牛将从上市公司现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柴琇手中取得控制权。具体方式除现金定增外,还可能涉及协议转让、柴琇放弃表决权等。妙可蓝多从周一起开始停牌宣布筹划易主。

  蒙牛对妙可蓝多“垂涎”已久。妙可蓝多最核心的资产,是其近年来大力投入的奶酪业务。

  中国乳业市场以液态奶为主,但随着消费升级,奶酪作为高端休闲乳制食品逐渐兴起,市场增长迅速。近年来,妙可蓝多从传统的液态奶转型做大奶酪业务,在奶酪市场的份额已达到5%左右,也是奶酪市场前五品牌中唯一的中国品牌。假设蒙牛拿下妙可蓝多,将一举跃入奶酪市场的一线阵营。

  财报显示,2019年,以奶酪棒、马苏里拉奶酪为核心产品的奶酪业务为妙可蓝多贡献营收9亿多元,占收入比例达53%。2020年上半年,妙可蓝多奶酪业务营收近8亿元,占收入比接近八成。

  今年初,蒙牛以2.87亿元从妙可蓝多的几个老股东手中收购了5%股权,成为仅次于柴琇的第二大股东。几乎与此同时,蒙牛通过增资扩股,以4.6亿元拿下妙可蓝多奶酪业务主体吉林广泽乳品科技(简称吉林科技)42.88%股权,妙可蓝多持有的广泽乳品另外57.12%股权也质押给了蒙牛。

  这也意味着,蒙牛已经隐形掌控了妙可蓝多最核心的资产。按照双方约定,蒙牛有权要求将吉林科技的持股在未来转化为妙可蓝多的股份。假设妙可蓝多的资金出现问题,蒙牛全盘拿下吉林科技,按照蒙牛对吉林科技的估值以及收购老股的价格折算,蒙牛最终可能持有的妙可蓝多股权几乎与第一大股东柴琇所持的18.59%持平。

  此外,蒙牛还欲通过定增进一步增持妙可蓝多。今年3月,妙可蓝多抛出8.9亿元定增预案,向柴琇、蒙牛分别募集资金5.75亿、3.15亿元。此举显示柴琇似乎并不愿意轻易放弃对妙可蓝多的控制权——假设定增完成,柴琇的持股将从18.59%上升至22.96%。

  然而,柴琇家族的财务困境彼时已有显现,让外界怀疑柴琇是否还有能力完成定增。果然,今年8月该定增计划又宣布终止,导致妙可蓝多的股价连续下跌。

  仅过了不到四个月,蒙牛再次卷土重来。这次,柴琇看来已下定决心将上市公司让给蒙牛。

  柴琇家族起家于吉林。上世纪末,柴琇在吉林白城开发了一个商业地产项目——白城新世纪广场,此后柴琇和丈夫崔民东逐渐扩大了商业版图,尤其是广泽乳业和广泽地产。世纪之初,柴琇成立广泽乳业,该公司后逐渐成为吉林当地的知名乳企。广泽地产则成立于2009年,主要在吉林当地开发一些地产项目。

  2013年,柴琇夫妇在港股买下一只壳股润迅通信,将广泽地产注入其中,后先后改名为广泽地产、广泽国际发展(0989.HK)。柴琇家族的持股后转移到女儿、现年30岁的崔薪瞳名下,使崔薪瞳一度成为年轻女富豪。

  2015年,尝到资本运作甜头的柴琇又如法炮制,入主A股上市公司华联矿业,并在此后将广泽乳业置入上市公司,开始着力发展奶酪业务。华联矿业先后更名为广泽股份、妙可蓝多。

  广泽乳业、广泽地产作为区域乳企、地方小房企,本身实力并不雄厚。但柴琇家族在港股、A股各拿下一家上市公司之后,插上资本的翅膀,加上结识了一些资本金融人士,开始热衷于资本运作。公开信息显示,柴琇家族与资本大佬张振新的先锋系曾搭档共同出没于一些港股上市公司。

  然而,随着2018年之后先锋系陷入危局并最终垮塌,柴琇家族在香港的这些投资恐怕已损失惨重。2019年,柴琇从妙可蓝多拆借先后拆借约2.4亿元给家族企业或合作方,虽然后又归还,但已造成违规占用上市公司资金。就在今年12月7日,上交所对此给予柴琇通报批评的处分。

  柴琇养大的妙可蓝多倒是业绩逐渐有了好转。2017-2019年,妙可蓝多净利分别为428万、1064万、1923万,扣非后主业几乎没有赚钱。今年前三季度,随着奶酪业务占比提升,妙可蓝多实现了近6000万的净利润。

  奶酪是高毛利产品,妙可蓝多的核心产品奶酪棒毛利率更是高达54.1%。不过,过高的营销费用挤压了妙可蓝多的利润:2017-2019年,随着奶酪业务做大,妙可蓝多的销售费用分别为1.22亿、2.05亿、3.59亿,占营收比分别为12.4%、16.7%、20.6%。2020年前三季度,妙可蓝多的销售费用进一步攀升至5.19亿元,占营收比达到27.7%。

  假设蒙牛成功入主妙可蓝多,相当于直接拿走了柴琇养育多年的优质资产。柴琇最终选择放弃妙可蓝多,其家族的财务困境究竟有多严重呢?

责任编辑:张海营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