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泡泡玛特上市首日涨超110%,20万盲盒玩家助力,创始人王宁夫妇身家超500亿

泡泡玛特上市首日涨超110%:20万玩家助力 创始人夫妇身家超500亿

  “盲盒第一股”泡泡玛特(09992.HK)今日亮相港交所,股价开盘大涨100.26%,几分钟后涨幅扩大至108.7%,市值超过1000亿港元。截至发稿,泡泡玛特涨88.57%,报72.6港元/股。

  “盲盒第一股”泡泡玛特(09992.HK)今日亮相港交所,股价开盘大涨100.26%,几分钟后涨幅扩大至108.7%,市值超过1000亿港元。截至发稿,泡泡玛特涨88.57%,报72.6港元/股。12月10日数据显示,泡泡玛特暗盘交易开涨超90%,最高报81港元。

泡泡玛特上市首日涨超110%:20万玩家助力 创始人夫妇身家超500亿来源:雪球

  根据泡泡玛特招股书,本次发售价定为每股38.50港元,全球计划发售1.357亿股,IPO至多募集52.24亿港元(约合6.7亿美元),估值将在IPO后达到70亿美元,折合人民币近460亿元。

  2017年~2019年,泡泡玛特的营收从1.58亿增至16.83亿,净利润更是翻了289倍,吸金能力令市场艳羡。

  根据最新市值推算,王宁及其妻子杨涛持有泡泡玛特近49.8%的股权,两人身家增长超200亿,目前约500亿元。

泡泡玛特上市首日涨超110%:20万玩家助力 创始人夫妇身家超500亿

  盲盒有多挣钱?

  公开信息显示,泡泡玛特定义为潮流玩具文化商,公司品牌产品主要分为盲盒、手办、BJD及衍生品。除泡泡玛特品牌产品外,公司亦销售选定第三方供货商提供的第三方产品,如主要来自选定第三方品牌拥有人的盲盒、手办、拼图、毛绒玩具、电动等。

  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显示,以2019年的零售价值(市场份额为8.5%)及2017年至2019年的收益增长计,泡泡玛特是中国最大且增长最快的潮流玩具公司。

  2017年~2019年,泡泡玛特的营收从1.58亿元增长至16.83亿元,最近两年营收增幅分别高达225%、227%。此外,其净利润分别为156万元、9952万元、4.51亿元,净利润翻了289倍。2020上半年,泡泡玛特总营收8.178亿元,比上年同期的5.434亿元增长50.5%,净利润1.413亿元,同比增长24.42%。

  盲盒有多赚钱?根据招股书显示,泡泡玛特品牌产品(自有IP、独家IP、非独家IP)的毛利率,自2018年以来均超过70%,2019年毛利率为71.3%。举例来看,以2019年盲盒平均售价51元计算,成本仅为14.6元。

  此外,2017年~2019年以及截至今年6月末,泡泡玛特盲盒产品销售收益分别为9140万、3.596亿、13.592亿和6.887亿元,分别占同期营收的57.8%、69.9%、80.7%、84.2%。

  谁在“撑起”泡泡玛特?

  记者从华金证券研报获悉,在潮流玩具消费者性别分布中,女性用户占比约75%,18-34岁用户占比约78%。

  相关媒体报道,每年有20万玩家一年在盲盒上花费超过2万块,更有“疯狂消费者”一年花费上百万在盲盒玩具中。此外,相关限量版盲盒在二手平台炙手可热,比如潘神圣诞隐藏款原价为59元,转手能卖到2350元的高价;Molly胡桃夹子王子隐藏款原价59元,闲鱼均价1350元。

泡泡玛特上市首日涨超110%:20万玩家助力 创始人夫妇身家超500亿

  创始人身家超500亿

  CVSource投中数据显示,从2010成立至今,泡泡玛特共经历8轮融资,下场的资本包括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启赋资本、蜂巧资本、金慧丰投资、黑蚁资本、正心谷资本、华兴新经济基金等。 

  其中,红杉资本中国基金是泡泡玛特的第一大机构股东。IPO前,公司股权结构较为分散。王宁为公司第一大股东,合计持股55.22%;红杉资本中国基金持股4.87%,为第一大机构股东;其余股东包括黑蚁资本、华兴新经济基金、正心谷资本、蜂巧资本等。

  创始人王宁在IPO前持股55.22%,按照70亿美元市值估算,价值约38.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53.1亿元)。根据最新市值推算,王宁及其妻子杨涛持有泡泡玛特近49.8%的股权,两人身家突破500亿元。

  王宁的创业时间很早,其在去年一场投资人年会中曾表示:“我从自己刷墙,开第一家实体店,做零售业,是在2008年5月13日,到现在整整11年了。泡泡玛特这个品牌其实9年了,只不过这两年大家才听到我们多一些。”

  有人这样评价王宁:一个一堆懂艺术的人当中最懂销售的。

  泡泡玛特成立之初,王宁将其定位为对标香港“LOG-On”的潮流杂货商店,销售商品包括玩具、家具、数码、零食和饰品等。2014年。王宁注意到店内仅有一款产品Sonny Angel的年销量达到了60万个,销售额达到3000万元,占年收入的30%。

  在Sonny Angel的启发下,王宁最终决定砍掉多余品类,专注于潮玩领域。

  2018年,泡泡玛特签约设计师王信明,取得Molly的独家IP版权,并开始采用设计师提供草图、泡泡玛特负责3D设计、供应链管理、生产及销售的运营模式。

  取得IP后,泡泡玛特为将其效能最大化,在国内“独创”了盲盒玩法,由此形成以盲盒为主、BJD及其他衍生品为辅的模式。

  “创业老兵”王宁,今年不过33岁,就在2020年4月,王宁入选《财富》“中国40位40岁以下的商界精英”榜单,同一榜单中有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滴滴创始人程维等。

泡泡玛特上市首日涨超110%:20万玩家助力 创始人夫妇身家超500亿

  泡泡玛特的忧虑

  从泡泡玛特自身的“储备”来看,截至今年6月30日,泡泡玛特共签约25名潮流艺术家,运营近93个IP,包括12个自有IP、25个独家IP及56个非独家IP。其中自有IP包括Molly、Dimoo、BOBO&COCO、Yuki,独家IP包括Pucky、the Monsters等,非独家IP包括米老鼠、Despicable Me、Hello Kitty等。

  即便如此,泡泡玛特并非高枕无忧。

  国泰君安研报指出,盲盒行业存在两大变量:上游端IP授权业务不够充分;下游端二手交易也需受规约。据了解,泡泡玛特的部分IP产品是给予授权协议开发,权益期限为一到四年,一旦到期,泡泡玛特就需要重新和IP作者、开发商们签约,否则将不再有权出售该产品。

  泡泡玛特也意识到了问题所在,其在招股书中指出公司将面临三大风险:产品为第三方代工,质量没办法把控;依赖经销商,但无法掌握;IP合作可能不稳定。

  本次IPO后,泡泡玛特表示,按照全球发售所得款项净额约50.254亿港元(假设超额配股权未获行使)估计,其中约9.05亿港元(占比18%)预期将用于扩大公司的IP库;约13.57亿港元(占比27%)预期将用于为潜在投资、收购本行业价值链上下游公司及与该等公司建立战略联盟拨资。

  有市场人士对记者分析称,潮流文化迭代过快,泡泡玛特的核心IP生命周期老化加速,同时泡泡玛特以IP为核心资产,但自身的设计投入费用却不足。“公司目前并没有构筑起护城河。”该人士指出。

  招股书显示,2017年公司设计及授权费仅为220万元,2019年该费用达到4800万元,同比增长230%,但也仅占营业收入的2.8%。

责任编辑:张熠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