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雷帝触网

泡泡玛特上市:市值超千亿港元 王宁靠盲盒引领潮玩文化

  雷帝网雷建平 12月11日报道

  泡泡玛特今日在港交所上市,发行价为38.5港元,募资50.25亿港元。若形成超配权,泡泡玛特将额外募资7.56亿港元。泡泡玛特由此成为盲盒第一股。

泡泡玛特上市:市值超千亿港元 王宁靠盲盒引领潮玩文化

  泡泡玛特此次上市募资所得款项将预期用于公司消费者触达渠道及海外市场扩展计划、为潜在投资、收购本行业价值链上下游公司及与该等公司建立战略联盟拨资、投资技术举措,以增强公司的营销及粉丝参与力度及提升业务的数字化程度及扩大公司的IP库等。

  泡泡玛特开盘价77.1港元,较发行价大涨100.26%,市值突破千亿港元。

泡泡玛特上市:市值超千亿港元 王宁靠盲盒引领潮玩文化

  泡泡玛特创始人王宁表示:“上个月,泡泡玛特刚度过公司的十周岁生日。十年磨一剑,今天我们非常自豪和大家一起分享上市的喜悦,更加值得自豪的是,我们开创了一个品类、一个行业,打造了一个关于潮流玩具的生态体系,让一代年轻人了解到什么是潮玩,并在这个时代留下了关于潮流玩具的文化印迹。未来,泡泡玛特希望成为一个伟大品牌,一家具有全球影响力的企业。”

  泡泡玛特投资人、嘉御基金创始合伙人、董事长卫哲表示:“泡泡玛特通过多年的垂直沉淀成潮玩行业平台型公司。我们对95后消费者悦己>悦人,好玩>好用判断在泡泡玛特得到最好演绎,盲盒形态成新一代消费者成瘾性消费。”

  卫哲说:“我们从泡泡玛特的会员体系中分类分级来看,有大量对于品牌高度忠诚的消费者持续地追随泡泡玛特和这些IP们的创新和发展,并将泡泡玛特作为了一种身份标签和文化认同。我们很高兴陪伴公司发展壮大,上市只是企业的新起点,也是整个潮玩文化行业的新起点,未来更可期。”

  上半年营收8.18亿

泡泡玛特上市:市值超千亿港元 王宁靠盲盒引领潮玩文化

  泡泡玛特最大IP为Molly形象为主,嘟嘟的嘴唇、大大的脑袋、Q萌的身体、繁多的角色和风格,让泡泡玛特在造型上吸引粉丝。

  泡泡玛特很受年轻人欢迎,主要靠盲盒模式,盲盒是指装有动漫、游戏、影视作品的周边(玩偶、手办)盒子,或装有设计师单独设计出来的玩偶的盒子。

  之所以叫盲盒,是因为盒子上没有标注具体是哪款玩偶,消费者只能购买完打开才知道,跟上世纪九十年代国内流行的小浣熊干脆面里附赠的水浒英雄卡,以及起源于日本的福袋类似。

泡泡玛特上市:市值超千亿港元 王宁靠盲盒引领潮玩文化

  盲盒模式暗含抽奖的功能,玩家抽中心仪的娃娃全靠运气。运气好一次就能抽到,但几率堪比彩票中奖。甚至有人在盲盒上花费的钱,可以买一辆车。

  招股书显示,泡泡玛特2017年、2018年、2019年营收分别为1.58亿、5.14亿、16.83亿;2020年上半年营收为8.18亿元,上年同期为5.4亿元。

泡泡玛特上市:市值超千亿港元 王宁靠盲盒引领潮玩文化

  图片泡泡玛特2017年、2018年、2019年期内利润分别为156万元、 9952万元、 4.51亿元;2020年上半年期内利润为1.4亿。

  要做“中国的泡泡马特”

泡泡玛特上市:市值超千亿港元 王宁靠盲盒引领潮玩文化

  泡泡马特业务分四大板块,分别是全球艺术家挖掘、IP运营、消费者触达、潮流玩具文化推广。中长期远景是成为全球领先的潮流文化娱乐公司,

  泡泡马特已签约25名潮流艺术家,运营超过80个IP。2019年运营的前四大IP年销售额均超过1亿元。

泡泡玛特上市:市值超千亿港元 王宁靠盲盒引领潮玩文化

  谈及现有经典IP的生命力如何延长时,泡泡马特称,主要有几点:

  1,商业模式:平台化商业模式,设计上不依赖单一IP,自有IP和签约IP数量较多,和迪士尼、环球等都有合作,相当于唱片公司,生命周期高于歌星的生命周期;

  2,优质内容的可持续创造能力:头部IP是竞争壁垒,更具有强创作能力。Molly已13年,每个涉及系列都很优质。

  帮助头部IP平台化:Molly成为平台化玩具,曾和迪士尼、小黄人、王者荣耀合作,引入时代元素进行再创造,延长生命周期。

  3,健康可循环再投入模式,唤醒热度;举例:漫威系列阶段性更新电影。

  泡泡马特还透露,内部不再提“中国迪士尼”,要做“中国的泡泡马特”,接下来要用自己的方式孵化和运营的商业化IP,IP的可延展性高。

  比如近期投资的《哪吒重生》年初上映,近期也会公布乐园项目,第一个Pop Mart Land将在北京建立。

  核心消费群为女生 正加速海外扩张

泡泡玛特上市:市值超千亿港元 王宁靠盲盒引领潮玩文化

  当前,泡泡马特核心人群主要集中在15到40岁左右。

  潮流玩具市场近20年都以男性消费者为主,泡泡马特的现象及成功原因在于核心消费群从男生变为女生,接下来开发重点还是以女生为主。

  男生品类目前有火影忍者、初音未来、高达的跨界联名、哈利波特,未来还有兵人、周杰伦等。

  在国内市场之外,海外将成为相对重要市场。

  泡泡马特已开始建立海外销售渠道,已在21个国家和地区建立分销网络。其中,泡泡马特2020年10月在首尔开了第一家直营门店。12月中旬新加坡第一家门店即将开业,日本、韩国、台湾、加拿大都有自动售卖机器。

  泡泡马特认为,其天然优势之一就是IP本身就来自于全球各地,因此更容易被全球消费者所接纳,未来会在东亚及东南亚等地区陆续开线下门店。

  王宁表示,潮玩市场还太小,只是热闹,但还处于成长期,并没有成为特别大体量的行业。王宁同时认为,从文化维度看,现在是潮玩的黄金年代。

  最早是刷墙起步

  泡泡玛特执行董事王宁、杨涛、刘冉、司德;非执行董事为屠铮、何愚;独立非执行董事为张建君、吴联生、颜劲良。

泡泡玛特上市:市值超千亿港元 王宁靠盲盒引领潮玩文化
泡泡玛特上市:市值超千亿港元 王宁靠盲盒引领潮玩文化

  王宁、杨涛为夫妻关系,其中,王宁为1987年出生,目前为33岁。虽然人很年轻,但王宁创业的时间却很长。

  王宁曾在2019年5月说,“我从自己刷墙,开第一家实体店,做零售业,是在2008年5月13号,到这周末就是整整11年了。我们是创业老兵了,单泡泡玛特这个品牌就有9年了,只不过这两年大家会听到我们多一些。”

  王宁在最初创立公司时,对标香港公司“LOG-ON”的销售模式,定位 “潮流生活小百货”,售卖家居、文具、箱包、饰品、玩具等生活创意产品。与此同时,王宁开始思考如何将公司从渠道商升级为IP运营方。

  2015年,公司注意到Sonny Angel系列潮流玩具产品复购率极高,贡献了公司年销售额的30%。自此公司开始尝试推出自营潮流玩具,2016年4月取得Molly的IP授权并引入盲盒玩法、 6月上线潮流玩具社区“葩趣”APP,开启向IP孵化运营商的转型,才成为中国潮玩文化的开拓者。

  黑蚁资本管理合伙人何愚与王宁在2015年相识。何愚回忆说,王宁当时对于商业模式转型就有清晰规划,并敢于提出反常识的观点,比如IP的形成不一定需要内容,IP本身具备很强的“天赋”属性,泡泡玛特未来要做的是IP全产业链的平台。“所有事情的决胜点,他在一开始就想清楚了,并且开始布局。”

  2017年开始,泡泡玛特不断向潮玩上游产业链衍生,通过自有IP创作以及和艺术家、IP提供商合作,陆续挖掘大量IP资源。

  同时,公司也在高效拓展线上线下销售渠道,举办大型国际潮流玩具展,完善销售网络。围绕艺术家挖掘、IP孵化运营、消费者触达以及潮玩文化推广与培育四个领域,泡泡玛特逐渐成为覆盖潮流玩具全产业链的综合运营平台。

  何愚表示,我们将泡泡玛特定义为IP全产业链公司,而不是一个“盲盒”公司。活跃的生态和全产业链能力都具备极高的竞争壁垒。只有有效的双边平台才能给消费者和设计师都带来价值,从互联网平台的发展历史可以看到,有效的双边平台是非常难得的,而一旦形成,就具备极高的壁垒。

  红杉华兴是股东

  IPO前,王宁通过GWF持股46.8%,通过PopMartHehuoHolding持股7.04%,通过TianjinPaqu持股2.46%;

  PopMartHehuoHolding为一家于英属维京群岛注册成立的获豁免投资控股公司,王宁持股43.18%、杨涛持股15.11%、司德持股0.92%、刘冉持股9.23%,此外,公司12名其他僱员共同拥有。

泡泡玛特上市:市值超千亿港元 王宁靠盲盒引领潮玩文化

  红杉资本持股为4.96%,QingquCapital持股为4.59%,华兴成长基金持股为1.98%。

泡泡玛特上市:市值超千亿港元 王宁靠盲盒引领潮玩文化

  此次IPO后,王宁、杨涛夫妇仍持股为49.8%,为大股东。王宁、杨涛夫妇也正式进入到中国顶级富豪的行列。

  红杉资本中国基金作为泡泡玛特最大机构股东。红杉资本全球执行合伙人沈南鹏表示:“过去10年,中国新经济蓬勃发展,如泡泡玛特等一批中国消费企业抓住时代机遇快速成长,成为新的行业龙头,从中国走向世界。

  沈南鹏说,“今天,我们很高兴看到泡泡玛特这家旨在传递快乐与美好的公司,获得了更多来自市场的积极反馈,‘快乐版图’不断扩大。期待泡泡玛特以创新铸就美好,开辟更广阔的潮流文化产品及体验,成为‘世界的泡泡玛特’”。

  华兴资本抢在泡泡玛特Pre-IPO时进入,当时公司估值为25亿美元,随着泡泡玛特上市,华兴资本也获利很多。

  对此,华兴资本CEO包凡表示,潮玩是近些年重要的消费现象之一。华兴对潮玩行业也做了专门的深入行业研究,较为及时地捕捉到泡泡玛特这家公司。华兴资本一致认为未来泡泡可以做成一个以IP为基础的大娱乐平台。

  包凡表示,Z世代将成为未来10~20年的主力消费人群,伴随他们获取信息的维度、购买渠道和对品牌认知的程度都会发生巨大的变化,这中间也必然出现和之前浪潮中涌现的大公司一样的新的大的消费公司。

  “我们坚定地投资且长期陪伴了很多非常优秀的新消费公司,如泡泡玛特、江小白、李子柒、得物、玩物得志等很多非常优秀的消费品公司。”

  包凡指出,很多公司抓住了正确的流量渠道,获得了非常高速的增长。增长是必要的,但在过程中是否能成为category killer、积攒了足够强大的消费者心智、背后通过这个机会健全了在行业内、在产业链上的核心能力是非常核心的。否则潮水退去,更求新、更爱变的新一代消费者也会用脚投票。

  ———————————————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责任编辑:张海营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