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人寿高管突变,正处于转型敏感时期。

  出品|每日财报

  作者|郜融莲

  一人肩挑三大核心职位,为什么是杨铮?此次换帅又意味着什么?

  近日,中国平安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平安人寿”)宣布,为加强公司领导班子建设,进一步深化寿险改革,实现数据化经营模式的创新突破,杨铮将出任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兼CEO,全面负责平安人寿整体经营管理工作。

  自2019年底,平安集团便全面启动寿险改革,目前,改革触角已落到平安人寿基本法、银保战略以及数据化经营转型等多个方面。在改革正步入深水区之际,作为平安集团旗下最重要的板块,平安人寿“临阵换帅”,可谓兵行险招。

  一人肩挑三大核心职位,足以看出平安人寿对杨铮的重视。那么为什么是杨铮?此次换帅又意味着什么?

  老将“一肩挑三职”,业绩承压高管频变

  平安人寿党委书记、平安人寿董事长、平安人寿CEO,此前这三个职务分别是平安集团首席保险业务执行官、平安人寿党委书记陆敏、平安人寿董事长丁新民、平安人寿CEO兼总经理余宏。

  一肩挑三职,足见对接任者杨铮寄予厚望,从官方表述来看,这次平安人寿董事长兼CEO的调整与目前平安人寿正在推进的寿险改革有一定联系,特别是杨铮在互联网转型及科技改革的经验,契合目前平安人寿的改革方向。

  据悉,杨铮自1994年加入平安后,曾先后担任平安产险上海分公司总经理、平安产险总经理助理、平安银行东区副总经理、平安好车董事长兼CEO、平安产险总经理等管理职务,现任平安健康险董事长兼CEO。

  虽然杨铮拥有丰富的一线及管理经验,但《每日财报》注意到,在其任职经历中,似乎并没有寿险相关经历。杨峥自2016年任职平安健康险掌舵人以来,把这家健康险公司在业内打造得颇有影响力。

  2014年—2015年,平安健康险保费收入分别是4.17亿、5.23亿,而在2016年—2019年,平安健康险保费收入分别是7.88亿、21.47亿、43.63亿、92.85亿。

  到了今年前10月,平安健康险保费收入80.89亿元,相比去年同期的53.46亿元,同比增长了51.31%。

  平安人寿方面表示,“杨铮出身前线干部,有丰富的保险业务专业经验,卓有成效的科技创新工作经历。近年来,他在平安健康险公司经营、科技改革和互联网转型上取得了优异的业绩,且对寿险产品、渠道、运营等具有深入的理解。”

  其实,进入今年以来,平安人寿高层就频频调整。

  10月,平安人寿便有两名高管空降。原玛氏箭牌糖果(中国)有限公司中国区需求总经理李斗加盟平安人寿,任平安人寿董事长特别助理;原唯品会副总裁黄红英亦在10月担任平安人寿首席营销官。

  新人的加入也意味着旧人的离开,今年11月,平安人寿副董事长毛伟标离职,加盟京东集团负责寿险相关业务。

  寿险改革目标未变,业绩承压阵痛显现

  这一次的平安寿险改革萌芽于2018年,马明哲亲任平安寿险改革领导小组组长,全面深入于2019年的改革,剑指规模最大的人寿保险公司,更要成为市场龙头、行业标杆、客户首选,打造全球最领先的人寿保险公司。

  2019年,平安人寿开始推出改革方案,并表示,未来将按照‘渠道+产品’的双轮驱动策略,持续围绕产品、渠道、数据化经营三个方向,建立长期可持续的健康增长平台。

  在产品方面,要从客户出发,打造平安的产品“+医疗健康、养生养老、教育服务”等场景,更好地满足客户的全方位、多场景的生活需求;在渠道方面,科技赋能代理人,短期聚焦“增员+增产”,长期打造一支高产能、高收入、高质量的代理人队伍;数据化方面,提升科技应用能力,提升管理效率和促进销售目标达成。

  而迫使改革的原因有二,首当其冲便是平安人寿近年来陷入业绩困局。《每日财报》注意到,自2017年起,平安人寿的原保费增速便开始下滑,新单保费增速和净利润增速也在2018年达到顶峰后,逐步下滑。

  2017年—2020年上半年,平安人寿原保费收入分别为3684亿元、4469亿元、4939亿元和2807亿元,增速分别为34.07%、21.13%、10.52%、-6.10%;同期,公司净利润341.01亿元、722.65亿元、834.44亿元、465.59亿元,增速分别为39.28%、111.91%、15.47%和-19.73%。

  其实对于寿险来说,当年利润并不能反映现阶段寿险企业之经营情况,反而是新单保费和内涵价值两大指标更能反映出险企的未来盈利能力。

  2017年—2019年,平安人寿分别实现新单保费1421亿元、1709亿元、1678亿元;同期,内涵价值分别为4964亿元、6132亿元、7575亿元。

平安人寿“临阵换帅”背后:转型行至深处 面临内外挑战

  受年初疫情影响,今年上半年,平安人寿新单保费下滑11个百分点,保费下滑6个百分点,内含价值增幅较年初下降10个百分点,利润则是下滑近20个百分点。前三季度,平安人寿新业务价值负增长27个百分点。

  这其中也有转型阵痛,主要是其代理人队伍在减少。平安人寿的代理人数量在2018年和2019年分别是132万人、120万人,同比减少了12万人,而同期中国人寿的代理人数量从2018年的143.9万人增加至2019年的161.3万人。

  这一减一增,使得平安人寿的代理人数量在2019年比中国人寿少了41.3万人。到了今年三季度,平安人寿的代理人数量下降至104.85万人,相较于去年底的120万人,再次呈现两位数比例下降。

  保险三巨头相继转型,新帅杨铮面临挑战

  除自身业绩原因外,平安人寿的改革或许还与外界因素有关。近两年,保险“三巨头”的其他两家——中国人寿、中国人保均相继提出战略转型方案。

  中国人寿以“建设国际一流寿险公司”为愿景,启动了‘鼎新改革’工程;中国人保则提出用3-5年或更长一些时间打造一个不一样的人保集团,希望“打造具有卓越价值创造能力的保险金融集团”。

  平安人寿在转型计划刚刚过半、未见成效的“尴尬期”换帅,公司的改革进程难免会受影响,改革重担之下,新帅杨铮的业绩压力着实不小。加上今年新冠疫情对平安寿险业务也造成了一定的冲击,其转型正面临严峻挑战。

  据中国平安最新披露的三季报,今年第三季度,中国平安寿险及健康险业务实现营运利润754.46亿元,同比增长9.2%;寿险及健康险业务新业务价值428.44亿元,同比下降27.1%,新业务价值率下降12.4个百分点,至35.7%。

  而国寿的战略转型仿佛更让市场买账。今年年初,国寿似乎并未受到新冠疫情的打击,凭借开门红的出色战绩,实现规模稳定增长的同时,利润大幅提升。

  值得一提的是,近两年中国人寿的市值几近翻倍,重回全球上市寿险企业市值第一,这说明了资本市场对重振国寿改革成效的认可。

  从数据方面来看,2020年上半年国寿个险板块的总保费达3560.8亿元,同比增长10.1%,其中续期保费为2633.6亿元,同比增长9.5%。

  更能体现价值的首年期交保费达到822.4亿元,同比增长10.7%;在长险首年保费中的占比达到了99.83%,其中10年期及以上首年期交保费393.9亿元,同比增长6.4%。

  此外年初至今,保险三巨头的股价,上升最快的就是中国人寿。反观,中国平安的股价,较年初仅上升6%,人保甚至下降了8.8%。

  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如今的平安人寿已进入转型的关键时刻,改革势在必行且刻不容缓,平安对寿险改革酝酿多年,相信其决心是不会动摇的,而此次换帅或许也是平安人寿转型中的举足轻重的一步。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责任编辑:马婕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