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E能圈

  沙特原油对美国出口暴跌至低点,拟发行人民币债券,或加速甩开石油美元

  俄媒RT12月6日最新报道,俄副财长表示,全球经济石油消费高峰的日子可能已经过去,趋势可能会影响俄罗斯的预算收入。而在此之前,俄方就表示,未来五年,全球石油需求将仅增长1%,之后每年将以0.1%的速度下降。俄罗斯经济正在逐渐减少对石油收入的依赖。油价不再对国家预算产生“关键”影响,并承诺明年的碳氢化合物收入将占预算的三分之一左右。

  分析认为,作为全球主要产油国俄罗斯对石油收入依赖减弱的预判,或正在成为全球石油经济的一大趋势。这样一来,沙特等主要产油国的收入或也将面临锐减。事情的另一个进展是,随着沙特10月份减量出口的原油最终抵达美国港口,美国炼油厂接收的沙特原油量降至1985年以来最低水平。10月份,沙特发往美国的原油不到10万桶/日,而同期对中国市场出口增长。这就意味着,沙特多年以来,靠向美国大量出口原油的局面或正在终结,反而越来越依赖中国等亚洲市场。

  事情的另一个进展是,俄卫星通讯社12月6日援引彭博社报道,沙特阿美石油公司将于1月提高对亚洲买家的官方销售价格(OSP)。“沙特阿美将阿拉伯轻质原油1月份的官方售价平均上涨80美分/桶,将售往亚洲的阿拉伯轻质原油的价格从贴水0.50美元/桶上调至升水0.30美元/桶”。早前预测阿拉伯轻质原油售价平均将上涨65美分/桶。

  值得注意的是,沙特阿美对北欧和西欧买家的官方销售价格维持不变。但将美国市场官方销售价格下调到5月份以来最低价格。沙特阿美公司每个月月初根据客户的建议以及产量等因素确定其原油价格。而从供求决定价格的角度来看,再次说明,亚洲市场拥有的购买力是欧美市场所不能企及的。因此,未来沙特原油出口将将更加依赖中国等亚洲市场。这就为沙特经济或打破石油美元协议,并突然加速大手笔甩开石油美元提供了可能。目前来看,沙特经济或已为此提前布局了。

  例如,根据美国财政部公布的最新一期国际资本流动报告TIC(美债数据延后两个月惯例),自2019年9月至2020年9月的一年间,沙特累计共抛售了约569亿美元的美债,尽管在8月和9月略有增持,但累计抛售美债的比例高达31%。并连续两个月都是美债最大做空者。

  专家Helima Croft表示,这对沙特来说,是作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经济策略。并意味着,美债-石油-美元过去近半个世纪的有机组合或正在进入恶性循环。亦如专栏作家Nick Chao分析认为,石油美元协议或将提前终止。而这背后一个主要原因则是美元信用正在大幅下降所失去的“含金量”。不仅如此,尽管沙特与俄罗斯在石油出口过程中,构成了市场竞争,但在应对美国页岩油挑战方面似乎又是利益一致的。例如,沙特与俄罗斯在能源领域已展开合作来对抗美国“页岩油”就是最好的先前信号。而就在这个时候,沙特经济或大手笔甩开石油美元的一个更明确的信号出现了。

  日本经济新闻前不久报道,沙特国营石油公司沙特阿美公司已开始准备发行以中国人民币计价的债券。据悉,沙特阿美在发给投资者的公司债发行资料中明确表示,将来有可能发行人民币债券。

  日媒分析认为,沙特阿美利用人民币债券融资,有可能对作为石油交易传统结算货币的美元的地位造成影响。与此同时,BWC中文网财经团队独家分析认为,特别是在沙特原油对美国出口暴跌至历史低点,沙特石油巨头靠非美元货币融资或已水到渠成。而原油人民币期货合约目前已成为全球三大原油期货之一,这就使得沙特经济向人民币靠近增加了货币和商品便利。

  再加上本文前面提及的,全球石油消费趋势正在下降和发生的深刻变化,共同的石油危机感已经让包括沙特在内的多个石油国,将经济目光东移。(完)

责任编辑:唐婧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