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五换总裁,拉夏贝尔还有救吗?

  公司烂透了,总裁的位置也不值钱了。

  但像*ST拉夏这样,一年换5任总裁的,也确实是少见。

  保壳重担在肩、巨额债务悬顶、持续亏损不止……曾经中国服装界的“店王”,到底还有没有救?

一年五换总裁,拉夏贝尔还有救吗?

  走马灯换总裁

  *ST拉夏陷入如今的危局,已不是哪一个人,以一己之力能力挽狂澜了。

  9日,章丹玲向公司递交辞呈,辞去总裁职务,由张莹接任。这距章丹玲上任公司总裁仅1个月零5天。章是公司联合创始人,2001年起,在拉夏贝尔历任设计主管、品牌总经理、事业部总经理等职务。

  张莹入职拉夏贝尔的时间比章丹玲晚两年,也是公司元老之一,跟着老板邢加兴经历过大风大浪,职务升迁经历与章丹玲相似。这次,是直接从事业部总经理跃升到了总裁之位。

  以*ST拉夏(603157.SH)如今的状况,总裁就是救火队长,任何人坐上这个位置都烫屁股。

  或许正是这样,今年年内,公司总裁位置上已经换了5个人。

  去年10月,公司创始人邢加兴辞去总裁职务,由联席总裁于强接任。

  于强于2016年入职公司担任财务总监,此时,拉夏贝尔正在冲刺A股的关键时期。邢加兴为吸引人才,在上市前夕,通过上海合夏,给于分配了一点股份。公司成功上市,于强也成为了肱股之臣。

  于强接任邢加兴的总裁职务,董事会看重的正是他的财务背景,或许可以给深陷资金危机的公司,梳理一条出路。

  然而,于强在总裁的位置上干只4个月,就辞去包括总裁在内的所有职务,从公司彻底离开。没有更合适的人选,创始人邢加兴只能硬着头皮再次顶上。

  两个月后,邢加兴再度辞职,将接力棒交给了一直在公司营销口负责的尹新仔。尹在总裁的职位上也只干了不到4个月,于今年8月辞职。之后,该职位空缺了两个多月,直到11月初,章丹玲接任。

一年五换总裁,拉夏贝尔还有救吗?

  这么短的时间内,公司总裁走马灯一般的更换,在整个A股市场上也算是一朵奇葩。内部闪电提拔,从财务、营销、品牌……各个口线的负责人试了个遍,换人如同儿戏。

  自2019年7月,丁莉莉辞去董秘职务后,公司一直没有新的董秘上任。

  拉夏贝尔也是没有办法,外面的优秀人才,谁会在这个节骨眼上来帮忙顶雷呢?

一年五换总裁,拉夏贝尔还有救吗?

  保壳时间不多了

  2017年9月,拉夏贝尔A股上市,成为国内首家A+H上市的服饰公司,一时风光无两。

  百亿营收、万家门店,以及邢加兴口中“中国版ZARA”的宣言,公司A股市值一度在上市后飙升至120亿元。

  在资本市场融资之后,拉夏贝尔以全直营的模式疯狂开店,品牌阵营不断扩大,旗下门店数在2017年达到巅峰,为9674家,是中国服装界当之无愧的“店王”。

  然而,A股上市次年,公司营收规模首破百亿,也录得首次亏损。

  直营模式之下,近万家门店的运营以及存货问题,将拉夏贝尔压得喘不过气来。关店,成为自救的第一步。

  2018年,旗下门店数首次出现负增长,2019年,关店提速,全年关店4391家,平均每天关12家。

  即便如此,亏损的大门继续洞开,2019年公司巨亏21.7亿元。

一年五换总裁,拉夏贝尔还有救吗?

  面对持续恶化的经营状况,公司一方面收缩直营门店,另一方面逐渐开放加盟,试图将风险转移。

  今年以来,公司继续加大关店力度,前9个月,关店3515家,新开店寥寥无几,期末门店数已仅有1954家。曾在2019年趁着拉夏贝尔开放加盟的契机闯入的加盟商们,估计也是亏得肉疼,正在加速逃离。

  因2018年和2019年连续两年亏损,*ST拉夏已披星戴帽。如若今年不能扭亏,公司将面临退市。

  今年前三季度,*ST拉夏继续亏损7.83亿元。几个月前,公司已着手以7.25亿元出售子公司太仓夏微100%股权,借此,公司即可回笼资金,又可获得资产处置收益约3.37亿元。但因出售的主要资产已被抵押,该笔交易迟迟无法最终落定。

  即便这笔交易能在年内顺利完成,也无法弥补公司已存在的巨大亏损。在今年剩下的20天里,*ST拉夏想要完成保壳重任难于登天。

一年五换总裁,拉夏贝尔还有救吗?

  新掌舵人未建奇功

  对拉夏贝尔而言,和经营一样急迫的,是公司的债务问题。

  今年三季度末,公司资产负债率91.50%,在手货币资金2.560亿元(绝大多数受限),短期借款则高达14.57亿元。

  更急迫的是拖欠的供应商款项,若不能持续推进解决,将直接影响公司的后续经营。今年7月,曾有百余供应商齐聚拉夏贝尔上海总部,商讨欠款解决之法。最终如何解决,外界不得而知。

  截至目前,*ST拉夏累计涉诉已有439起,涉案金额合计15.23亿元。公司及下属子公司85 个银行账户被冻结,实际冻结金额2.05亿元,旗下主要不动产已被查封或轮候查封。

一年五换总裁,拉夏贝尔还有救吗?

  作为公司实际控制人的邢加兴,自己的日子也难过。

  邢加兴持有上市公司1.42亿股,占总股本的25.91%;启信宝显示,公司第二大股东上海合夏是员工持股平台,持有0.45亿股,占总股本的8.25%,为邢加兴的一致行动人。

  以上股已近全部质押。因股票质押回购违约,上述股票已全部被司法冻结和轮候冻结。

  好好一家公司搞成如今这个样子,邢加兴已无法得到投资者的信任。今年5月,邢再欲参选公司董事职务,竟未能获得股东大会通过。

  目前,公司的董事长是有投行背景的段学锋,他本人亦是迈尔富时尚服饰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将拉夏贝尔从上海拉到新疆落户,应是段从中运作。今年5月掌舵*ST拉夏,外界尚无法看出他能让企业起死回生的本领。

责任编辑:张海营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