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慧保天下

  2020年以来,收缩信保业务成为财险业的重要风向之一,其中尤以人保财险信保业务保费收入缩减幅度达到80%以上最为典型。近日,银保监会首席律师刘福寿称P2P网贷机构已经全部清零,但在业务端,网贷潮给信保业务带来的影响仍在持续。数据显示,2020年前三季度,信用保证保险业务仍承保亏损105亿元,较2019年的亏损额多出7倍有余。

  不断扩大的业务风险也引起了监管重视。2020年5月,银保监会下发《信用保险和保证保险业务监管办法》,并于9月份再制定《融资性信保业务保前管理操作指引》和《融资性信保业务保后管理操作指引》,着重强化对融资性信保业务的规范引导。

  “慧保天下”获悉,近日,银保监会下发有关防范融资性信保领域案件和风险的案情通报(以下简称“通报”),其中提到,2019年以来,信用保证保险领域发生涉刑案件20起,涉案金额15亿元;风险事件7起,涉及多家机构。

  01

  两年涉案金额达15亿元,银保监会通报信保业务案件风险

  通报显示,随着近年来新车销量下滑,车险竞争加剧,业务增长压力传导至非车险,一些相关经营主体不计后果盲目扩张、风险管理能力不足、关键环节管控不力、风险合规意识淡薄等,成为近年来信保业务领域重大案件频发、爆雷事件不断的关键因素。

  具体来看,2019年以来的信保业务案件和风险情况存在以下四大特点:

  个别机构受到严重冲击。由于相关网贷平台爆雷,与之合作的个别保险机构集中巨额赔付,经营稳定受到严重影响。某公司因信保领域案件风险导致连续多个季度偿付能力降为负值、风险综合评级降为D类,最终通过增资化解风险,但期间管理层更迭、业务停摆,经营遭受严重破坏。

  案件和风险相对集中。一是集中于中小保险机构。20起案件中,有3家中小公司发案数占比80%。二是集中于融资性信保业务。除1起为国内贸易信用险业务外,其余19起均为融资性信保业务,涵盖了互联网消费贷款、小微企业贷款、涉农贷款等领域。三是集中于网贷平台项目。经过近几年整治,网贷平台风险陆续释出,但存量风险仍然较大。最近发生的多起风险事件仍与网贷平台业务相关。

  重大案件和风险频发。一是重大案件占比较高。20起案件中,有8起为涉案金额超过千万的重大案件。二是涉众性风险较大。相关机构网贷平台项目涉及数以千计投资人,存在群体性事件风险隐患。三是媒体高度关注。由于信保业务爆雷事件具有涉及金额大、外部性强等特征,媒体往往集中跟踪报道,对相关市场主体甚至保险行业产生较大负面影响。

  信保领域作案手法层出不穷,一是基层网点负责人制造窝案。某公司信保门店经理伙同16名员工对明知不符合贷款条件的瑕疵客户提供保证保险,承诺不需要偿还贷款并给予好处费,骗取银行贷款900万元。二是职业型、团伙型作案特征明显。某公司存放在仓库中的2000余辆质押车辆一夜之间不翼而飞,某牧业公司恶意串通相关借款人实施诈骗,均属于较为典型的职业型、团伙型犯罪。三是手段不断翻新。某风险事件中,利益相关方通过特别约定的方式,将企财险异化为保证保险,以获取金融机构贷款。

  近日,银保监会首席律师刘福寿表示,全国实际运营的P2P网贷机构已从峰值的5000多家,到2020年11月已完全归零,这意味着处理网贷业务的存量风险将成为信保业务重点工作。对此,通报要求相关经营主体开展清理工作,梳理风险畸高的项目,限期整顿或停办,全面压降存量业务风险。

  02

  长安责任再因信保业务被罚,曾踩雷P2P巨亏40亿

  不难看出,通报中所指的“某公司因信保领域案件风险导致连续多个季度偿付能力降为负值、风险综合评级降为D类……”正是曾踩雷P2P巨亏40亿元的长安责任。12月1日,据银保监会公布的行政处罚决定书,长安责任因信保业务违规被罚30万元。

  决定书显示,2018年10月-2019年9月期间,长安责任连续12个月的月末信保业务自留责任余额均超过上季度末净资产10倍,公司未按照监管规定为超出部分办理再保险,违反了《信用保证保险业务监管暂行办法》第六条“保险公司承保的信保业务自留责任余额不得超过上一季度末净资产的10倍”的规定,银保监会决定对长安责任罚款30万元,并对时任长安责任总裁助理兼信保风险管理部总经理高明警告并罚款5万元。

  具体来看,在上述时间期间,长安责任新起期承保信保业务17229笔,保费收入613.57万元,保额达49.22亿元。其中融资类信保业务4302笔,保费266.46万元,保险金额5.23亿元;其余为非融资类信保业务。

  而在承保时,长安责任未为新起期承保的融资类业务办理再保险,仅按照2018年6月签订的再保合约为非融资类业务办理了成数溢额再保险。而在2018年第四季度至2019年第三季度期间,长安责任的季末净资产分别为-6.98亿元、-7.58亿元、-9.84亿元、6.24亿元。

  2018年,因为踩雷P2P,长安责任巨亏40亿元,偿付能力充足率一度跌至负数,并因此在2019年初收到银保监会监管函,被责令增资扩股、停止增设分支机构、停止接受除车险和责任险以外的新业务。直至2019年年中,长安责任引进国厚资管和蚌埠高新投资两家安徽国资为第一、二大股东,才得以缓解危机,

  同时,随着股东股权的变化,长安责任的注册地也从北京迁至安徽省蚌埠市。人事方面也现更迭不断,原董事长总经理均出局,聘请国元农业首届董事长张子良出任总经理。

  而从时间节点看,此次长安责任再次因为信保业务被罚,依然是受2018年踩雷事件的余波影响。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责任编辑:陈鑫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