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产二代”走向前台

  上周,合生创展集团炒股浮盈超30亿的消息刷屏,外界再次见识到地产二代朱桔榕的手法。

  “接班”近1年,北上拿地王、押注投资、看好商业地产……朱桔榕试图带领这只沉睡的“华南虎”由“慢”向“快”。

  朱只是中国房企二代接班的一个代表。

  伴随着中国地产创一代退休、卸任,中国房企正密集面临二代接班。

  斑马消费梳理发现,迄今为止,中国房企阵营里还没有一例完全成功接班的案例,即便是已受让股权、站上台前多年的杨惠妍,仍靠父亲杨国强在幕后指点。

  更多的地产二代,特别是80、90一代,正被父辈们安排到企业各个关键岗位上磨炼。

  也有不少二代另起炉灶,王思聪、陈思铭、陈家荣以及张量等,他们已在父辈企业体系之外开创了自己的蓝图。

  除此之外,还有不少二代持有公司股权不参与实际经营,如龙光地产的纪凯婷、龙湖集团的蔡馨仪、金科股份的黄斯诗等,她们神秘而低调,却手握家族巨量财富。

“地产二代”走向前台

  坚守父辈主业

  朱桔榕之所以再次被关注,不仅是合生创展投资炒股浮盈超30亿元,更大的深意在于,地产二代们已不再按照父辈的传统思维行事,适时投资甚至投机,以求利益最大化。

  今年初,朱桔榕从父亲朱孟依手中接过权杖。此时的合生创展集团主业不振,如何唤醒这头沉睡的“华南虎”,是外界对这个31岁年轻女子的期待。

  朱桔榕果然不负众望,表现出了与父辈完全不同的风格。她勇拼猛夺、杀伐果断,北上拿下地王、押注投资、看好商业地产,意图推动合生创展集团(00754.HK)这艘大船由“慢”向“快”。

  今年前三季度,合生创展集团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99.54%,炒股收益居功至伟。投资股票获得可观收益,得益于朱桔榕主导的公司综合性投资控股平台的转型战略。

“地产二代”走向前台

  中国房地产进入白银时代之后,地产二代们如何守住主业、带领企业更健康发展,碍于经验不足,他们仍需父辈的荫庇。

  截至目前,斑马消费尚未发现一例地产二代完全成功接班的案例。

  即便是宇宙房企碧桂园(02007.HK)也不例外。

  杨惠妍是百强房企中,较早进入“接班”状态的二代。公司尚未上市前,杨国强将所持公司股权转让给女儿,杨惠妍成为公司最大股东,成为各类富豪榜的常客。

  但是,杨惠妍并未实际掌握公司大权,仍处于磨炼阶段,幕后仍靠杨国强指点。

  老一辈辛辛苦苦半辈子攒下的基业,需要房二代继承和坚守,父辈们始终也没能放下紧绷的这根弦。

  比如宝龙地产的许华芳、世茂房地产的许世坛以及新城控股的王晓松等,已成为企业的中坚力量,但企业大多数股权仍掌握在父辈手中。

  相比这些实力派接班人,临危之际被匆匆扶上马的潘浩然和余丰显然失意的多。

  去年,潘浩然被老爹潘伟明扶上福晟国际(00627.HK)董事局话事人的位置,余丰则通过从其父余斌手里0元受让股权成为绿景控股(000502.SZ)实控人。

  这两家企业早已风声鹤唳,一家上半年巨亏,最近被传卖物业自救;一家转型无着,仅靠收取物业费过活。

“地产二代”走向前台

  另起炉灶者众

  在中国房地产行业里,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女性接班后,通常习惯从房地产主业,逐渐延伸业务。比如,杨惠妍从房地产主业,延伸到物业管理、教育领域,并且物业、教育公司均已上市。

  房企掌门人膝下的男丁,特别是新生代人士,则不再局限于父辈的房地产生意。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众人皆知的“国民老公”王思聪。

  2001年,王思聪大学毕业,成为万达集团董事。他没有回集团上班,而是在当年底创立了普思投资。

  彼时,王思聪的投资路数眼花缭乱,从电竞游戏、电子烟到熊猫TV等,甚至墓园生意都有涉足。8年投出34个项目,投资的6家企业成功上市,他的身家也一度水涨船高。

  不过,他投资的一些生意赚钱快,崩塌的也快。2018年熊猫TV资金链断裂,2019年关停服务器。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他及普思资本股权被冻结、收到多条限制消费令,直到今年才有所好转。

  启信宝显示,北京普思资本对外投资29家企业,被冻结股权已解冻。

“地产二代”走向前台

  与王思聪齐称“京城四少”的张量则低调的多。

  作为富力地产(02777.HK)联席董事长兼总裁张力之子,张量海外留学归来之后,先后创立了实地地产、力量矿业和黑洞投资。

  黑洞投资的逻辑是跟随热点,在前几年热情高涨的共享单车领域,黑洞投资的触角就介入到优拜单车、小蓝单车,后在互联网金融火热的时候投了不少标的。

  斑马消费发现,迄今为止,张量名下已有力量矿业(01277.HK)、传递娱乐(01326.HK)和脑洞科技(02203.HK)3家港股企业。

  不过,实地地产才是张量的主业。他先后请来“百度太子”裁李明远、碧桂园前副总裁刘森峰等加盟。这家年轻的地产公司也正在冲击上市。招股书披露,公司拥有土地储备1430万平方米,已进入全国25个城市,共计37个项目。

  京基集团的陈家荣、雅居乐集团的陈思凯以及中骏控股集团的黄涛,远没有那么高的关注度,但在投资和房地产行业,同样名声大噪。

  陈家荣是京基集团陈华之子,京基集团是深圳地标京基100大厦的开发商,开业曾邀请到美国前总统克林顿演讲轰动一时。

  2014年,陈家荣进入京基集团,职位由总裁助理升格为副总裁,偏向资本市场投资领域。因其在平安证券的投行经历,主导公司对外多次收购。尤其是在长达几年的收购康达尔(现京基智农:000048.SZ)过程中发挥了不小的作用。

  雅居乐集团(03383.HK)陈卓贤之子陈思凯,选择自我创业,其创立的景业名邦集团(02231.HK)在2019年成功在港上市,成为最年轻、上市速度最快的内房企。

  中骏集团控股(01966.HK)创始人黄朝阳的次子黄涛,没有同哥哥黄伦一样留在公司,只身创立了联合办公品牌FUNWORK。

“地产二代”走向前台

  仍需历练

  斑马消费梳理发现,不少房企掌门人均在年富力强、当打之年,似乎不着急让子女接班。

  理财周报报道显示,许家印在子女接班问题上,表现出河南人传统的家庭观念。

  他的两个儿子海外留学回来之后,在恒大集团低调入职,均从较小的房地产项目开始干起。2012年底,长子许智健才全面负责广东江门的恒大泉都,以恒大集团广东公司副总的身份出任恒大泉都项目总经理。

  同样含着金钥匙出身的孙喆一,也处在父亲孙宏斌的呵护之下。他在融创中国(01918.HK)任职副总裁,同时低调出任融创文化集团总裁。

  孙喆一在资本和传媒板块阅历丰富,2019年,孙喆一领衔筹建动画团队,控股且拥有阿狸、罗小黑等形象的梦之城文化。在孙宏斌一手打造的钢筋水泥帝国生意里,儿子孙喆一负责文化这一最不像地产业务的一块。

“地产二代”走向前台

  一些已经接手公司的房二代,开始在公司内部自我改造。

  80后的陈昱含从陈锦石手中接过中南置地之后,开启去家族化的进程。2017年,她甚至将董事长职位让给明星经理人陈凯,自己出任公司总裁一职。

  陈凯不负所望,不仅在去家族化中发挥了关键作用,还耗时3年时间将中南置地这家中南建设(000961.SZ)旗下地产旗舰企业,从500亿提升至近2000亿销售额,3年销售规模翻番,行业排名上升至17位。今年2月,陈凯离职前往新力控股集团(02103.HK),陈昱含才接下董事长的位置。

  日前刚上市的祥生控股(02599.HK)也是主导去家族化的典型。8年前,陈弘倪就被陈国祥安排在集团内部轮岗,最终出任公司执行董事。去年,这家企业内部治理变化不小,多位地产职业经理人空降。

  相比这些尚在父辈照顾下熟悉业务的地产二代,那些仅持股,不参与管理的二代们,则更加轻松自如。

  纪凯婷是龙光集团纪海鹏之女,早在公司上市前,纪海鹏就将自己股权全部转给纪凯婷,她特地声明全权委托纪海鹏管理公司。她也因此在24岁就以80亿元身家登上胡润富豪榜。

  和纪凯婷一样,龙湖集团吴亚军之女蔡馨仪、金科股份黄红云之女黄斯诗等,均因持股公司,坐拥亿万身家。

扫二维码 领开户福利! “地产二代”走向前台

责任编辑:陈诗莹

By admin